26595微商货源网,微商代理第一品牌!

手机端 网站地图 我要收藏

26595微商货源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微商新闻> 央视新闻:激素脸扎堆就医,真正罪魁祸首是“微商”面膜

央视新闻:激素脸扎堆就医,真正罪魁祸首是“微商”面膜

时间:2017-05-27 来源:26595微商货源网 作者:WS 阅读:3080

微商:面膜市场新渠道 现在,小文、胡小姐她们购买面膜的那家微商卖家已经找不到了,维权在艰难地进行着.而这件事所暴露出的微...

  现在,通过微信买东西的人越来越多,而面膜是微商里常见的商品。在微商里热销的面膜,品牌可能并不知名,但卖家往往通过“现身说法”,吸引众多爱美姑娘下单。近日,记者接到消费者举报,说她通过微信买的一款面膜有问题。

  广西南宁的小文半年前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一个朋友用了一款看上去效果不错的面膜,开始关注这个面膜的卖家。

  广西南宁 小文:“因为她长得比较漂亮,生活比较有意思,我就加了她,持观望的态度。”

  上海的胡小姐通过朋友转发的微博也认识了这个卖面膜的姑娘。

  上海 胡小姐:“她说外面买不到,老中医自己的配方,她承包了方子,在朋友圈里卖的。”

  看到卖家贴出的检验报告和众多网友对产品的好评,小文以每片19元的价格购买了这款面膜。让她没想到的是,拿到手里的却是一个典型的三无产品,不但没有包装盒,面膜袋上也只标注着生产日期,没有任何生产厂家和生产许可证的信息。卖家说,这样做是为了给消费者节约成本、降低面膜售价。

  广西南宁 小文:“也没有想太多,就继续购买,继续用。”

  刚开始用时,面膜确实有一定的效果。而一旦停用,问题就出现了。

  广西南宁 小文:“就突然间一下子,这一边和这一边就长了很多痘痘。”

  上海 胡小姐:“一共用了半个月,停用后就有明显反应,冒红痘,肿得越来越大。”

  小文和胡小姐询问面膜卖家,得到的答复是,可能是个人原因导致的皮肤过敏,卖家还顺势推荐了一款祛痘的药膜。由于一停用面膜,脸上便开始长痘,小文就到医院做了检查,诊断报告显示,小文患上了皮炎,医生建议停用正在使用的护肤品。而此时,小文已经联系不上面膜的卖家了。

  广西南宁 小文:“之后她朋友圈就没有消息,关注了她的微博,也上去看,结果就发现评论上面很多就是说出现问题,然后我就跟她们交流,也是一样跟我,就是使用了那些东西,有些比我更严重,满脸都是(痘痘)。”

  上海 胡小姐:“她的微博微信已经联系不上了,有关她卖产品的信息已经删掉了。”

  记者调查发现,在微博、微信上有多个使用了这款面膜的受害者群,最大的群里有上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消费者,很多人的脸上都出现和小文、胡小姐类似的症状。

  微商:面膜市场新渠道

  现在,小文、胡小姐她们购买面膜的那家微商卖家已经找不到了,维权在艰难地进行着。而这件事所暴露出的微商热销面膜的问题也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微商里热销的面膜究竟都从哪里来?质量怎样?记者前往全国化妆品集散地的广州展开了调查。

  美博城是广州有名的化妆品批发市场,这里人来人往,各类化妆品琳琅满目。记者走访发现,很多店铺都宣称有自己的加工厂,可以给微商提供从商标注册到贴牌代工,甚至出具检验报告的一条龙服务。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我们自己工厂做代工的。”

  记者:“里边是一样的?”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对,品牌换掉,包装换掉。你们要做线上的话,我们这有五款专门做微商的产品。”

  这些业内人士表示,除了美容院、商超等线下渠道,相对传统电商来讲,他们更青睐异军突起的微商。因为这种新型电商不像淘宝那样打价格战,并不会直接影响实体店的销售,朋友圈里畅销的面膜有很多都从这里发向全国各地的。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2014年(微商)主打的是面膜,一般我们接待的每天就几十个,成交最少也十几个,就是在这里做自己品牌的客户。有的做几十万,有的做一万。这是西安的一个(微商)客户,每个月都要50万片(面膜)的单。这是最基本的,她每个月平均下来有七八十万片。”

  火爆的背后是可观的利润。据介绍,微商给代理商的批发价比进货价翻一两番的情况很常见,而有些面膜的零售价更是成本的十倍。

  记者:“她这个市场价能卖多少钱?”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最低136元,她这个牌子,5片装。”

  记者:“她在你这拿也是4块钱一片?”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当然她拿的量大,价格也会少一点。定做的话,5000片起。”

  记者:“一片多少钱?”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1.8元。”

  记者:“大概能卖多少钱?”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微商,一般我客人卖都是卖十几二十块一片。”

  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如今化妆品管理越来越严格,已经不能随便在面膜包装上打出美白、祛痘的功效用词,但效果不显著的新品牌又没法赢得顾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会打一些“擦边球”。

  记者:“你们说美白不能做?”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包装上不能打这个功效。因为美白、祛斑祛痘是要有特证的,没有特证是不能做的。”

  记者:“那你们都怎么写?”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雪莹,雪就是白雪的雪,莹就是莹亮的莹,雪莹也是白嘛,雪亮嘛。”

  记者:“就是不写美白就用相似的词。”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对。”

  厂家:面膜加激素是公开的秘密

央视新闻:激素脸扎堆就医,真正罪魁祸首是“微商”面膜

  为了让面膜好卖又能规避风险,微商卖家和上游厂家在包装和宣传上动了不少脑筋,可是仅凭一面之词而没有特点的话,显然是无法从各路品牌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在这种情况下,就有人动起了歪脑筋。朋友圈面膜火爆的背后还有哪些秘密?我们接着看记者的调查。

  这是前不久广州警方查获面膜加工作坊的画面,这种作坊往往没有资质和手续,低劣的原料来路不明,卫生环境也不达标,但经过简单的勾兑、灌装、封袋,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发到网上销售。

  记者调查发现,尽管在市场持续火爆和当地严厉打击下,面膜等化妆品的生产加工大部分已经日趋正规化,但仍然存在一些看不见的秘密。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我隔壁一个档口的女孩,她就用我家的面膜。”

  记者:“她自己家不也是卖面膜吗?”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那她不用啊,她家的面膜就是又白又透的。她的面膜卖的很好,又白又透的。”

  记者:“那她自己为什么不用啊?”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又白又透的,所以她不用啊。”

  这位面膜卖家听上去有些相互矛盾的话,到底意味着什么?记者在接下来的采访中,以做微商为由结识了一个面膜加工厂的销售人员。她告诉记者,刚开始做微商需要用效果打开销路,这方面只要客户有需求,他们都能够满足。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丑话说在前头,有一些东西其实是不允许使用的。你知道糖皮激素一类的原料吗?不允许使用,是可以使用,检测也检测不出来,做检测我们这个产品完全可以给你出一个合格的检测报告,但是那个东西用下去的话,会不那么好。”

  据了解,销售人员所说的糖皮激素即是有着“皮肤鸦片”之称的糖皮质激素,属于皮肤科最常见的外用药物,具有强大的免疫抑制和抗炎作用,用在面膜上,美白和祛痘的效果十分明显。但我国2007年颁布的《化妆品卫生规范》中明确规定,糖皮质激素属于禁用物质。厂家又是如何逃避检测的呢?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一个是我们加的量比较少,第二个是在中间经过了一些处理,把它的一些刺激性和检测的一些峰值把它消掉了,达不到原料的一个峰。”

  记者提出想看一下原料,被销售人员婉拒了。但她强调说,在面膜市场上,对糖皮质激素的使用很普遍,只要是美白、祛痘效果好的几乎都有添加。

  化妆品店销售负责人:“像奇迹面膜,黛莱美和俏十岁,这几个你们都知道吧,我们给黛莱美做过灌装、包装这些,但是料不是我们出的,他们自己带料来,但是这几个面膜做微商的话,他们属于一定加了(糖皮质激素),因为他们效果非常好,非常快,我就是做原料出来的,因为我们有很多朋友,这些都是行内公开的秘密了。”

  检测:“高效面膜”成激素重灾区

  业内人士所说的添加糖皮质激素的情况是否真的存在?记者带着疑问找到专业检验机构,希望能够揭开这个谜底。

  辽宁省的大连市产品质量检测研究院挂牌“国家日化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是国内化妆品检测的权威机构。在这里,检测人员对多款微商渠道销售的面膜进行了检验。

  大连市产品质量检测研究院日化中心主任 孙稚菁:“目前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如果要是使用面膜,贴一两天就能见效,效果比较好,美白光滑细嫩的时候,就要考虑这里面是否添加了糖皮质激素。”

  孙主任告诉记者,国家标准中对化妆品41种糖皮质激素的检验方法,是大连质检院在2009年制定的,由于比汞等重金属的美容效果更全面,近年来糖皮质激素的检出率持续走高,而将这种医药用品用在化妆品上危害很多。

  大连市产品质量检测研究院日化中心主任 孙稚菁:“它会让皮肤变薄,毛细血管扩张,会产生一系列的负面效果。长期使用会有依赖性的激素皮炎。用的时间长的话,对人体的机体会有伤害,比如说高血压,严重一点还会有精神失常这种比较严重的反映。”

  检验结果显示,几款宣称见效快的面膜被检测出含有《化妆品卫生规范》中严禁添加的糖皮质激素,包括氯倍他索丙酸酯、地塞米松和倍他米松。此次检验标准规定的检出限是0.03微克每克,如果糖皮质激素的含量低于0.03微克每克就会显示未检出。而在一款面膜中,氯倍他索丙酸酯的检验结果为176.12微克每克,超过检出限近6000倍。

  大连市产品质量检测研究院日化中心主任 孙稚菁:“目前在我面前的这三种标准物质就是经常检出的糖皮质激素,这种是添加率比较高的氯倍他索丙酸酯,这个是一种强效的糖皮质激素,放在化妆品里效果更明显。”

  据介绍,目前市场上糖皮质激素的添加种类已有近百种,而有检验标准可依的仍只有41种。看来,面膜厂家声称添加了糖皮质激素却不怕检测的话并非虚言。

  大连市产品质量检测研究院日化中心主任 孙稚菁:“在检测的过程中,我们在图谱中也发现有类似的峰的出现,但是因为没有标准品,我们也没法进行定性和定量,所以说现在我们的检测还是落后于市场的发展。”

  对此,医生建议,消费者在挑选面膜等化妆品时,应该在正规渠道购买可靠的品牌,贪图一时的效果而选择来路不明的产品,可能会导致皮肤病等严重后果。同时,消费者也要注重自己的肤质特点和正确的面膜用法。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 李航:“很多人觉得面膜是一个好事,比如说补水的面膜,嫩肤的面膜,恨不得天天用,天天晚上都敷,但实际上这是不对的。比如说这种去角质层(面膜),当时用完以后觉得皮肤嫩嫩乎乎的,很白皙,很舒服,很漂亮,但实际上去角质层过度的话,是破坏了皮肤屏障,导致皮肤非常敏感,在这种敏感的状态下就会出现过敏的反应,甚至是感染的反应。”

  微商晒单有猫腻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微商里热销的面膜背后,问题远不止质量一个。比如在前面提到的那个案例中,和小文、胡小姐一样碰到问题面膜的人中,很多人都有多年网购经验,并非轻易就相信了卖家的一面之词,而是看到卖家在朋友圈晒出了越来越多的买家好评和购买记录后才放心购买的。但记者调查发现,所谓的好评或转账,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陕西西安 小秦:“我本来是对这个持怀疑态度的,因为她的广告打得比较夸张一点,后来她经常在微信的朋友圈里边晒别人的反馈图和转账记录什么的,……我就有点动心,就买了这个面膜。”

  小秦买面膜花了近千元,没想到用后第二天脸上就出现了红肿。正当小秦疑虑是否要继续使用的时候,她在网上看到了一个令她吃惊的消息。

  陕西西安 小秦:“微博上有人说,现在那些微商都有微信转账生成器,我就看了一下,就觉得不知道可信不可信。”

  记者在网上搜索,果然发现了一款名为“微信对话生成器”的软件,这款软件可以模拟微信界面,随意设定对话内容和转账金额,看上去就像真的有两个人进行了对话和交易,只不过金额前面写着一个明显的“假”字。原来这只是一个试用版软件,点开对话框里的网址可以发现:网站上对四款模拟微信和支付宝界面的造假软件明码标价,价格在260元到700元不等,打包购买的话还可以送教程。卖家表示“一分钱一分货”,卖得贵是因为“功能强大、效果逼真”。而在淘宝网上,同样可以买到这类截图生成器。据卖家介绍,很多微商都在用这种软件晒单刷信誉。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 赵占领:“因为像淘宝这种店铺交易平台上已经有第三方的信用评级 微店上缺乏客观的第三方信用评级 (微商)通过这种方式增强消费者的信任,起到增强信用的目的。”

  软件卖家告诉记者,晒单不仅可以让别人信任,还可以刺激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和微商代理的赚钱欲望。在网站显著位置,滚动广告中“微商成功”、“转眼成为千万富翁”、“一键轻松扮大款”的宣传词充满诱惑力,甚至还介绍说可以伪造银行的转账凭证,并宣称和银行官网效果完全一致。然而,记者注意到,在这些文字下面还有一条不起眼的申明:所有软件仅供自己消遣娱乐。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 赵占领:“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甚至是构成欺诈,另外一个是对竞争者来讲,是一种不正当竞争的方式,这是对于微店的微商来讲。对于软件的开发者来讲,他自己也明知软件的使用会带来违法侵权行为,这也是他的主要的经营目的,应当对使用者的违法行为承担连带责任的,免责条款或者声明是无效的。”

  朋友圈购物维权不易

  记者通过调查之初的案例还了解到,在面膜问题爆发而卖家又消失后,消费者只能自己承担面部过敏和退款无门这人财两空的结果。维权难已经成为朋友圈购物存在的一大难题。

  在购买的面膜出现问题后,由于已经联系不上卖家,多位三无面膜的受害者转而尝试各种方式投诉,却发现障碍重重。

  上海 胡小姐:“打过315电话,他们说没有实体店销售,都是网络上,他们不管,也有姐妹们去警局报案,他们不受理。”

  记者:“你现在找不到其他任何方式维权了?”

  胡小姐:“对。”

  据了解,由于目前朋友圈微商大多是个人卖家,没有办理工商登记,在这种情况下,交易双方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消费者和经营者,出现纠纷后被视为普通民事纠纷的可能性更大,也难以适用新消法的规定。但有专家认为,服务平台的运营方理应当负起责任,工商、工信等监管部门也要创新监管手段,形成监管合力。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研究会副会长 刘俊海:“解铃还须系铃人,微信圈的运营商作为信息的汇集方,有更多责任和义务,虽然本身不收费,但有助于广告收益和其他收益。企业的盈利模式商业模式在创新,监管也要创新。协同共治,对微信失心者的曝光,黑名单的建立,差评制度都应该不断建立健全。”

  专家表示,伴随着微信和微商的发展,微信朋友圈已经是一个“广义的朋友圈”了,大部分朋友并不熟识,而所谓的“熟人经济”也并非真正的“熟人”之间的买卖,所以消费者在朋友圈购物时也不要放松警惕。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分析师 姚建芳:“最好保留一些相应的证据,包括聊天的记录,交易生成的账单,这类的购物凭证,出现问题可能能作为一个维权的凭证,以防被欺诈或者说是无法维权这样的情况。”


联系我时,请说在26595微商货源网看到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