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95微商货源网,微商代理第一品牌!

手机端 网站地图 我要收藏

26595微商货源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吴召国> 吴召国:“中国微商第一人”的屌丝逆袭

吴召国:“中国微商第一人”的屌丝逆袭

时间:2017-04-24 来源:26595微商货源网 作者:WS 阅读:157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无论以京东、当当、唯品会为代表的电商们,跃进的步伐如何神速,推广的气势如何恢弘,预期的盈利远景如何诱人,至少迄今为止亏损都是它们的常态。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无论以京东、当当、唯品会为代表的电商们,跃进的步伐如何神速,推广的气势如何恢弘,预期的盈利远景如何诱人,至少迄今为止亏损都是它们的常态。

当人们习惯了电商的血腥竞争,电商以损失真金白银赚流量、赚用户、赚人气,几乎固化了世人对电商的认知。然而,2014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微商,遵循盈利的原始商业逻辑,让短期内难以形成利润支撑点的电商们相形见绌。

2014年3月,吴召国成立了一个小公司,3个人,注册资金50万元,启动资金15万元,在一个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地下车库萌芽、生长,仅仅几个月,就开始集团化运作,注册资金提高到1亿元,13层高的思埠大厦在广州花都拔地而起,拥有黛莱美工厂、思埠无纺布工厂,2015年1月6日控股幸美股份,被誉为“中国微商第一人”。

Web1.0时代,涌现出互联网新贵张朝阳、李彦宏、马化腾。Web2.0时代,马云、刘强东成为电商中心化运营的新势力。Web3.0时代,基于社会化媒体,吴召国能否像创造小米手机传奇的雷军一样,成为新一代“野蛮”生长力量的标志性人物?甚至,吴召国和他的微商平台,以及数以十万计的微商,能否持续核裂变,缔造一个微信版的淘宝神话?而更多创业者心中的疑问是,吴召国的商业模式能否借鉴、复制,开启自己的微商路径?

解读吴召国的人生经历和商业模式,或许能够找出答案。

草根屌丝

相对于马云的高大上,吴召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社会底层草根。马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杭州工学院当老师。吴召国高考落榜后的工作,是在哈尔滨走街串巷卖油漆。同样是初次触网,马云开设网页设计公司,而吴召国在网吧通宵玩《反恐精英》、泡泡堂游戏。

不要说与马云相比,就是与同龄人相比,1986年出生的吴召国,记忆中有更多黯淡的冷色调,出身农家,为了750元学费犯难,寒冬腊月用塑料地膜包手取暖……

2004年,吴召国把老家山东费县的工艺品贩卖到西安,虽说做出了很大的努力,终以失败告终。2005年1月,在父亲保证给他找到一个卖手机工作的诱惑下,吴召国背着一床被子、一把吉他前往哈尔滨。

然而,现实是冷酷的,卖手机的工作没有了,姐夫介绍了一份卖油漆的工作,而父母和姐姐租住的房子只有十几平方米,竟然要挤下五个人住。

一个月后,一个新成立的公司招聘人,招聘面试的房间只有一张办公桌、两张美容床。因为没有人愿意进入如此规模的化妆品公司,吴召国没有任何美容化妆品从业经历,竟然被录用了。

在一次又一次应聘、一次又一次遭到拒绝后,阴错阳差,吴召国进入了化妆品行业。

几年后,吴召国在博客中写了一篇《我这七年》,往事不堪回首。他回忆说:“那段时间我最大的投资就是皮鞋,因为跑业务几乎每个月都要穿坏一至两双鞋,最艰难的时候接近40度的气温,我领带笔挺的挨家挨户拜访客户,无数次被辱骂出来,我就找个墙角蹲下来,吸上两根烟,告诉自己加油,站起来继续向下一个目标客户迈进。最热的时候曾经一天中暑2次,每次醒过来用凉水洗洗脸继续跑下去,因为我自己清楚的知道,我没有一个李嘉诚爸爸,也没有考上一所好大学,要想改变我以及我整个家族的命运,只能靠我的两条腿一张嘴。”

然而,山东市场打开后,一次酒后不慎失言,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在要胳膊还是要钱的威逼下,吴召国签下一纸放弃5000元奖金、欠公司3万元的协议,在鄙夷、仇视的目光中,被扫地出门。

解读吴召国初涉职场不无酸楚的经历,不是为了博取同情,也不是为了励志,而是说明:Web1.0时代是IT极客的天下,是他们对大众布道的时代,他们是创富的主角;Web2.0时代,是精英、意见领袖对大众的时代,能对业界资源进行整合的人掌握话语权,他们推出互联网模式和应用,呼风唤雨,纵横捭阖;Web3.0时代,微博、微信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打破了极客、精英、意见领袖的社交媒体特权,席卷社会底层,赋予每个草根在自己所处的圈层拥有平等的交流身份和话语权,让他们有了面对面整合底层人群需求的能力,而这样的能力,是高高在上的极客、精英、意见领袖难以拥有的,却恰恰是吴召国等社会底层人士内生性的力量。

岩浆,在地下运行,只要有一个出口,火山就会喷发。微信,就是一个引爆社会底层草根能量的出口,微商这座火山终于喷发了,短短一年时间,释放出数百亿元产值。而区别于马云版“知识屌丝”创富神话的,是吴召国版的“草根屌丝”创富神话。

专业屌丝

在接受新华网专访时,吴召国说:“我的目标感特别强,从来没有迷茫过,知道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并且一定朝着那个目标发展,遇到任何困难和挫折,我绝对不会低头,擦干眼泪继续往前走。”

吴召国相信,心态决定状态,只有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达到一个最佳状态,才能取得成功。

这种最佳状态,首先来自于专业心态。

2010年,吴召国应邀前往广州,做欧蒂芙全国总代理,并代为管理欧蒂芙品牌。

丰胸市场,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也是一个混乱的市场,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难以计数的企业起起落落,鱼目混珠,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无论是淘宝还是传统的线下渠道,始终没有一个品牌能够建立起女性消费者的长期信任度。

吴召国长期在化妆品行业浸淫,深知丰胸产品的消费痛点,要建立欧蒂芙的品牌信誉,就必须以专业的心态、技术、专家,为女性提供有效的丰胸问题解决方案。他认为,丰胸不是单一的产品问题,而是一个系统解决方案,涉及中医学、营养学、理疗、按摩等专业知识,根据不同地域女性的身体条件,有针对性地提供个性化的解决方案,才能配合丰胸产品,取得理想的丰胸效果。

“女人的皮肤因地制宜。”吴召国认为,北方女性皮肤缺水,是气候决定的;四川女性皮肤特别敏感,要使用无刺激的护肤品,注意抗敏。因此,不同于其他丰胸企业重点突出产品,欧蒂芙的品牌诉求是“把美容按摩师带回家”。吴召国聘请专业中医师、营养师、丰胸美容行业的理疗师,培养专业的客户服务人员,为每一位女性量身定制丰胸方案,并开通微信、微博、QQ售后服务热线,提供全方位、全渠道售后服务。

好产品自己会说话,口碑驱动用户成为免费的推销员。欧蒂芙如同星星之火,在中国丰胸市场形成了燎原之势。女性消费者由尝试性地购买一瓶欧蒂芙,试用后,十几瓶、二十几瓶,甚至三十多瓶一次性购买。相对于纯粹推销丰胸产品,为女性提供丰胸解决方案,通过社会化媒体沟通,沟通的不仅仅是产品功能、功效,更是情感寄托与分享,很多女性顾客把欧蒂芙视为情感客栈,增强了欧蒂芙的品牌黏性。

吴召国,以专业屌丝的产品极致精神,在一个混乱的丰胸产品市场上,完成了欧蒂芙品牌逆袭。

营销屌丝

吴召国年纪轻轻,性格内敛,为人稳重,胸有商业大格局,行事举重若轻,营销嗅觉灵敏,出手果敢迅捷。

线下渠道拓展,吴召国有着深厚的人脉和丰富的招商经验。2010年,他在广州、山东泰山、长沙、杭州等地举办招商会,仅一年多时间就构建了一个遍布全国27个省区的销售“地网”,发展32个代理商,进入6000家美容连锁机构。

2013年,吴召国再次触网。不过,这一次他不是为了玩游戏,而是在天猫开设欧蒂芙旗舰店,并进驻乐蜂网、天天网、快乐购、唯品会等B2C平台,构建一个销售欧蒂芙的“天网”。

2013年6月,欧蒂芙美乳精华液入驻嗨淘网,录制嗨淘网与湖南卫视推出的《越淘越开心》节目,吴召国参与编导和导演工作。虽然欧蒂芙在《越淘越开心》节目中只有几分钟的曝光时间,但节目播出当晚,便带来巨大的流量,当天欧蒂芙美乳精华液的销量突破了100万。

吴召国的微信号是“我感觉我是一个文艺青年”,他阅读广泛,赞同胡紫薇的观点:“每个女人都是一个神奇的妖孽。”为了唤醒女性心中沉睡的“神奇妖孽”,他自己写剧本,投入上百万元,拍摄微电影《女人为什么大》,进行网络视频营销,以真情实感触动女性隐秘而敏感的痛点,引起女性消费者强烈的情感共鸣。

区别于互联网极客、IT人士不了解底层需求和化妆品市场,传统化妆品企业不熟悉社会化媒体营销,吴召国从线下走到线上,再把线上“天网”与线下“地网”融合为一个无处不在、人人可以参与的营销网络,自有其过人之处。

有人告诉吴召国:“你必须出来演讲,大家都认为你是一个官二代、富二代,有背景,否则你的企业发展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家愿意把自己嵌入让人疑惑的语景中,任由他人曲解,打乱自己的商业节奏,影响业务拓展。2014年9月18日,吴召国第一次面向公众,在中国美容协会举办的美容行业专业论坛演讲。在吴召国演讲之前,台上演讲的化妆品企业老板非常鄙视微商,甚至痛心疾首:“微商那东西,丢人,不能做,太下三滥。”但他们听了吴召国演讲后,了解了思埠集团的微商营销模式,瞬间被惊醒。吴召国说:“据我所知,当时台上的6个人现在没有一个不在做微商。”

吴召国的营销策略是:“先做市场,再做品牌。”他用“农村包围城市”形容自己的营销策略:先开拓市场,等有了顾客、受众,赚取了利润,再做品牌。市场拓展开了,吴召国才建设品牌,签约代言人,加大广告投放,提升品牌曝光率,甚至抢占中国品牌传播的制高点——斥资2500万元,在2015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黄金时段投放广告。

微商屌丝

每一个杀手级的互联网应用,都会影响企业的营销战略和营销模式。Web3.0时代,微信的朋友圈层,更有利于精准定位目标客户,零成本的口碑推广,进入门槛低,加上人人参与的互动式病毒传播,形成了一个又一个销售渠道闭环。

与电商以商品为中心不同,微营销的核心是以人为中心,维护人的关系。电商是以性价比超高的爆品吸引用户、流量,推高销量。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微商是以微信粉丝和粉丝之间的信任为纽带,相互维护朋友圈层的人际关系,基于信任关系可持续地销售产品。

在构建“天网”和服务粉丝的过程中,欧蒂芙拥有了一批发烧友粉丝——原始种子用户。她们是家庭主妇,使用欧蒂芙产品后,现身说法,推荐、销售给朋友圈的粉丝,是名副其实的微商。从家庭主妇扩展到大学生,再扩展到用户,欧蒂芙有了虹吸效应,聚集了一大批创业草根屌丝。

吴召国说,销售者同时是分享者,自己用得好,从而分享给身边的人。“微商出来后,我不期望比别人早走两步,只希望能与别人同行,谁有能力谁成功,我终于等到了这样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不属于精英、意见领袖、白领等社会中上层人士,因为他们“看不惯在朋友圈里营销产品,看到之后很容易就拉黑、屏蔽”。吴召国说:“思埠的经销商90%以上是社会基层人士,是在校大学生、家庭主妇和残疾人等。”作为一个“草根屌丝”,吴召国对社会底层草根强烈的创业愿望感同身受,有着非同于常人的同理心。他认为,微商就是给社会底层人士准备的营销模式,“这是最微小的一群人做的生意,微小的商人就叫微商”。

2014年,当微商创业群体围绕欧蒂芙出现时,吴召国反应迅速,成立思埠集团,并听取微商反馈,推出微商营销培训课程,培训微商以专业知识销售思埠集团的产品,提升用户的护肤品使用体验,放大口碑效应,聚拢更多的微商。

“为什么我们要把护肤品的价格定得虚高,让这些本该和同龄人一样享受清纯的女人们,对昂贵的美丽望而却步?”因此,吴召国不考虑商品定位,只考虑如何给消费者送上最好的产品。无论是欧蒂芙还是黛莱美、天使之魅,吴召国推出的高质量护肤品,价格都很亲民,普通女性用得起,也很容易推荐、销售给微信圈层的朋友。

如今,思埠集团拥有数十万个经销商、零售微商,垄断了80后、90后微商创业者和零售商,成为微商渠道举足轻重的平台和入口,奠定了其中国最大微商分销帝国的市场地位。

平台屌丝

有人问吴召国:做微商痛苦吗?他的回答是:“做微商太痛苦了,那就是断货,产品根本不够卖!还有一个痛苦就是别人的流言蜚语和瞧不起。正应验了马云那句话,任何一个新兴行业都会经历别人看不懂、看不起这样一个过程。但是,当大家都看懂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来不及了。”

吴召国认为,正如马云的成功路径和商业模式不可复制,他的成功别人同样不可复制。

吴召国不建议再有人搭建微商平台,因为投入巨大,仅思埠集团为经销商提供授权、稽查、价格控制等服务的员工就超过了600人,每天有50多名设计师专门设计海报。而目前国内绝大部分微商公司员工不过几十个人,想搭建微商平台,仨核桃俩枣的,是“杯水车薪”。

2015年1月6日,思埠控股幸美股份。幸美股份是中国第一家护肤品企业在新三板挂牌的准上市公司,而思埠集团控股幸美股份,成为一家准上市公司。

吴召国说,与幸美股份合作,释放了一个信号,思埠集团只是一个平台提供商,不再推出自己的品牌,只与国内顶尖护肤、彩妆等品牌合作,最终成为国内最大的品牌运营商,为品牌提供全渠道运营服务。

吴召国相信:“微商一定可以改变中国的商业局面。我们在澳大利亚、美国和东南亚等有华人的地方都有若干个经销商。如果按照传统的打法,想打到国外去太难了,我们只能借助个体、微小的力量,将我们的品牌带到大洋彼岸,我想这是让品牌走向国际市场的一种很好的方法。希望我们一起努力,打造一个更好的民族品牌!”

业内人士认为,相对于天猫、淘宝的高门槛、层层加码的技术服务费、推广费用和假冒伪劣商品防不胜防,京东、凡客等一对多的电商中心化运营模式和牺牲利润赚取流量、销量,基于移动端的微商平民化圈层营销改变了传统电商的游戏规则,而思埠集团“春江水暖鸭先知”,顺应女性对容貌美丽的刚性需求,以及80后、90后社会底层草根的创业需求,搭建了一个“集腋成裘”的微商平台,其发展潜力,不可小视。


联系我时,请说在26595微商货源网看到的,谢谢!

思埠集团_董事会主席:吴召国_微信公众二维码

简介

思埠集团董事会主席:吴召国。广东思埠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初,现跻身成为知名的全独资民族美妆互联网创业企业。集团目前控股广东幸美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广州思埠无纺制品有限公司、广州美埠购商贸有限公司等,拥有数十家战略合作伙伴,年产值争创百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