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95微商货源网,微商代理第一品牌!

手机端 网站地图 我要收藏

26595微商货源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懂懂> 懂懂:我本善良

懂懂:我本善良

时间:2017-04-25 来源:26595微商货源网 作者:WS 阅读:6710

元旦前夕,参加了一场葬礼,朋友的母亲。这个朋友比我小两岁,准确讲是我师弟,我们俩都是曲师的,他是化学专业的,本科毕业以后在烟台一家私立学校教书,教中专或大专,具体我没问。是个孝子。孝到什么程度?母亲得癌以后,他直接辞职了,回县城了,安心伺候老人,整两年,他唯一...

元旦前夕,参加了一场葬礼,朋友的母亲。

这个朋友比我小两岁,准确讲是我师弟,我们俩都是曲师的,他是化学专业的,本科毕业以后在烟台一家私立学校教书,教中专或大专,具体我没问。

是个孝子。

孝到什么程度?母亲得癌以后,他直接辞职了,回县城了,安心伺候老人,整两年,他唯一的亲人就是他娘,父亲去世的很早很早,后来母亲改嫁了,改嫁以后又离婚了,这么讲吧,他能上大学,就是他娘卖命赚来的钱。

他辞职,他娘不同意。

他骗他娘,说是请的假。

他媳妇是干嘛的?

高中同学,也不得志,在烟台一家社区门诊当会计,一个月不到2000元,第一胎是女儿,第二胎又是个女儿,准备生三胎,政策不允许了。

我们俩怎么认识的呢?曲师有同乡会,我们那几届,回县城的一共没有几个,一般有事都联系我,他回县城自然要找我“报到”,他未来要待在县城,肯定要有个人脉关系网,相互帮帮忙。

认识以后,他总是让我帮忙找点事干。

我建议他去教高中,他也想,但是现在门槛太高了,不是说进就能进的,你只是本科,现在研究生都用不了,人才严重过剩,当然顶级人才肯定有缺口,例如你是个博士肯定要,可是博士能来县城教书吗?

不过,他可以应聘进去教高中,也就是当合同工,工资有点低,应该不到2000元,他不甘心,一心想创业。

问我。

我建议他去送外卖,要么就应聘当顺丰的快递员,你有文化基础,有素质修养,你慢慢就会做大的,喜欢你的人多,自然你的收入就高,一个优秀的顺丰快递员月薪过万不是什么稀罕事,前提是你要用心,要勤快,中秋节我发月饼,顺丰小哥加班到凌晨1点,没有任何怨言。

可是,他抹不下脸,觉得这些事都是低端人群做的。

我们这边有个高中老师,人家就兼职当图书配送员,业务做的非常好,平时给我打电话,我一接起来就能感受到那种热情洋溢和活力四射。

至于说是找个小项目做做,我觉得很难,他一共还有3万左右的存款,到现在也没买房子,没买车子,媳妇和孩子还在烟台租房子住。

人在逆境时,一定不要乱动,越动陷得越深。

但是,人在此时,恰恰喜欢动,总是想快速地爬出泥潭,结果越陷越深,我也劝不了他,不知道谁给他支的招,给我拿了3000元,让我帮他想个出路。

我哪有这本事。

给塞回去了。

后来,不知道受谁指点,他买了两个儿童挖掘机,放在了商场门口,连租地方带买设备,也花了接近2万元,刚开始收入还真不错,最近?

我看已经锁上铁链子了。

当时问过我,我的建议是节约你手里的每一分钱……

我现在说再多,也都是马后炮,尊重每个生命的轨迹,这是他自己选的路,他曾经去找过我爹,非让我爹给算算,我跟他讲过,我爹压根不懂什么八卦,我爹只是看过几本书而已,你就是去找他,他也是按照你的生辰八字翻书去套,类似数学公式,我爹给他套出的结论就是碌碌无为,折腾命,这就是从娘胎里带来的,谁都改变不了,修吧。

从我拒绝了他的3000元,貌似我们俩就有了很微妙的关系,有了隔阂。

他再找我,是因为两口子吵架,他想让父母合葬,而媳妇的意思是要重新选个风水宝地,应该找个风水先生给看看。

俩人的分歧就在这里,娘家人的意思是为什么你们俩这么不顺?是你爹的坟位置不好,所以要重新选个更好的位置,否则日子还是这么烂。

他问我,你觉得有没有必要选择风水?

我说,我认为是没必要的。

他说,我也觉得是迷信。

我说,但是你要听女人的话,所以还是要找个风水先生去给看看,但是你可以串通他,让他建议合葬。

他说,明白了。

他妈最后实在不行了,送到医院,医生说快不行了,又急忙拉回老家,给穿上寿衣,走了,我们这边有个风俗,就是尽量不要死在医院里,因为死在医院以后理论上不允许拉回家。

我是看他朋友圈里发的动态,在医院抢救。

我急忙赶到医院。

已经转回老家了。

懂懂:我本善良

我第二天去的,已经准备出殡了,他哭得不像样了,哪是个30岁的小伙子,明显是个老头了,憔悴,悲伤,我到了以后,他们全家朝我们磕头,这也是我们这里风俗,就是谁来吊孝给谁磕头,不论辈分。

我也非常难过,仿佛是我自己在经历这些,早晚的事。

回城后,我特意去看了看我父母,俩人生活得蛮惬意的,说是城里好,不愿意回农村了,俩人在这里生活得很有节奏,感慨来晚了。

想着有一天他们会离开我们,好难过。

过了两天,我同学结婚,二婚,据说他是班上混的最好的,原来混的好的标准就是可以娶俩媳妇呀?

对于他二婚我是有成见的,不是说我传统,而是我觉得应该低调,你哪能像娶新媳妇一样大搞?最关键的一点是,俩人原本都有家庭,是因为女的突然怀孕了,俩人各自离婚,急忙结婚,比电视里的剧情还波折。

我在想,你搞这么大,你前妻多亏没个弟弟,否则不来炸了你?

让我开皮卡给他拉被子,当头车,我不愿意去,但是不去又不合适,男同学们普遍参加。

司仪也蛮有意思的,反复地问新娘:你愿意陪伴他一辈子吗?

虽然他们俩的节奏有点快,但是婚礼现场还是蛮浪漫的,我在想,其实还是应该祝福他们的,至少在当下,他们感觉在一起比不在一起更幸福,那么现在的选择就是对的,法律允许,彼此愿意,那就没任何问题,这是他们的事,我嘲笑他们是另外一回事。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跟别人走入婚姻殿堂呢?

李宁说,一切皆有可能。

李宁,你真能!

两口子来敬酒,男同学说,这次准备的有些仓促,有些不周,多多包涵……

我说,没事,下次就有经验了。

哈哈大笑。

这东西有惯性,离了一次会上瘾。

我给了他1000元的红包,回家我拆了一下司机包,600块钱,我亏了400,好在还有两条烟两瓶酒,我不抽烟,让我拿到名烟专卖,卖了。

我把酒拿回家,跟媳妇说,给岳父邮递过去吧。

媳妇问,哪的?

我说,红生结婚。

媳妇问,他又结婚?

我说,是啊。

媳妇说,他一看就不是个好玩意,整天色迷迷的,以后你千万别跟他来往了。

媳妇嘟囔了半天,我懒得听,关上了房门。

二姐夫给我打电话,电话里有惊喜:你姐生了,又一个儿子。

我说,恭喜,恭喜。

我急忙往医院赶。

我只问了几楼,忘记了问哪个楼了,我直接去了住院楼4楼,我靠,哪有什么产房,倒是有NICU,我靠,不会进了这里吧?

这里我是来过的,只要进四楼的,就没好事,要么是重症监护,要么是新生儿重症监护,家属就坐在排椅上,不允许进去,有哭的,有闹的……

我同学在NICU工作。

我打电话找她。

我问,我姐他们在这里吗?

她说,没有呀。

我问,产房在哪?

她说,你走错了,前面的楼。

我一上楼,就能感觉到氛围不同,整个楼都是喜气洋洋的,毕竟生娃了嘛,生娃要排队,床位都已经排到电梯口了。

我有个读者在这里工作,我姐全程都是她陪伴的,她给接的生。

我去了,她害羞,打了个招呼,跑了,脸红扑扑的,真好看。

我爹我娘也来了,步行来的。

我媳妇和我儿子也来了。

全家人对我一顿批判:你看,人家都俩儿了,你呢,你呢?

我说,停,停,再说我走了,地球人够多了,何必非要我再造一个?

我一直觉得,若是有大爱,每个孩子都是我的孩子,何必非在意是不是我亲自造的呢?

都在催我。

我爹抱怨我:当年政策紧,罚款你也要生,现在放开了,你又不生了。

我就这样,咋了?

政策硬,我比它还硬。

政策软,我比它还软。

我生不了了,行不?

我送父母回家,又被批判了一路子……

今年,来过多次医院,媳妇被车撞着,我来过,儿子手术我来过,我甚至跑遍了医院的每个角落,平时陪床没啥事,我就挨着每个科室转悠,跟值班的医护人员聊聊天,倒也学到了很多专业知识。

进医院也是好事,就是不是那么害怕了。

敢积极面对了,哪怕以后我爹手术,我娘手术,我自己手术,我都不怕了,有些事是命运安排的,但是我们还是要跟命运赌一赌,哪怕手术是死,不手术也是死,咱也要积极争取一下。

至少有一线希望。

我爹我娘搬到城里后,感觉精神状态好了,主要是没有那么多琐事了,村里拆迁也好,征地也罢,虽然有人希望我爹能出面,但是我爹彻底不关心那些事了,不是说想逃避,而是的确没有心思,毕竟站在这里看村里,就觉得那里的事太小了。

再大的挫折,站在更高的空间来看,就成了小事。

例如站在太阳系来看待地球上的世界大战,那不就是过家家吗?

人在美国,想想当初在国内跟同学为了几千元的业务而大打出手,值得吗?总想打个电话道个歉。

站在更长远的时间来看,也成了小事。

例如,再过20年,我们回头看今天的“大挫折”,不过是人生中的小波澜,算个啥呀?

前些日子,我说修行的本质是克制。

层次越高的人,动手打架的概率越低,这就是最表象的克制。

修行的另外一层是淡然。

例如看淡了生死,看透了世间万物的本质,那么他是站在了更高的时间与空间来俯视这一切的,那么他就会淡然,不会计较,不会悲哀,不会忧愁。

我曾经问过心理学老师一个问题,什么是好风水?

她说,让人舒服的就是好风水。

这句话有意思,例如佛家,道家,很讲究道场,什么是道场?就是你进入了那个环境,就会心旷神怡。

这就是能量场。

人到底有没有能量场?

过去,我认为这些东西很扯,如今我不这么认为了,我觉得每个人都是自带能量场的,包括车子也是能量场,不同的车子把一个人衬托到不同的高度。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同是两个人,在五星酒店里与在汉庭做爱的感觉都不同,以前有个朋友,他特能装,哪怕吃碗拉面也要去五星酒店。

虽然没花多少钱,但是你觉得气场不同,每个人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不会大喊大叫,甚是静谧。

这是气场问题。

我买了新车以后,我自己感觉没啥,但是别人变得不好意思找我了,我还是我,为什么在你们眼里变了?

觉得我忙了?觉得我高高在上了?

至少我觉得我没变,甚至比以前思考的更多了,例如我在反思自己,为什么家里霉运这么重?是不是我得瑟的缘故?

我甚至突然理解了赵本山说的一句话,就是他后悔买飞机。

人突然膨胀,膨胀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后悔,因为会突然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自己,去思考,去跟自己对话。

从而有了更深的感悟。

买了以后,我一次都没开,就放在了展厅,供别人合影,我这个也够奇葩的吧?我只是想感受一下,拥有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体验过了,原来如此,很平静,不崇拜,不低视。

比过去又进了一步,很好。

我看了一篇新闻,是写一对母子被碎尸的,母亲是被她的情人杀的,儿子是被母亲的情人合谋杀的,怎么约的凶手?

他在网上跟人聊天,说认识了一个富二代,很有钱,想杀了弄点钱花,这个网友接着就过去了……

我看了以后特震惊。

原来,杀人就这么简单,为了弄点钱花愿意杀人的人原来是真实存在的。

再回想自己,是不是过去太嚣张了?

是不是应该把自己的翅膀收起来?

做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这个觉悟在2015年我就有了,当时来了一个河北大哥,他满脑子都是犯罪的想法,而且他实施过,例如把小姐绑到山上,让她挨着喊姐妹过来,一个一个的要银行卡密码,再去取钱,不杀她们,没有一个报警的。

我在想,按照这个推理,我应该也曾经被纳入目标范围。

无论是超跑俱乐部,还是奔驰G俱乐部,还是路虎车友会,里面的人都非常的善良,人与人之间特别的温暖,可是他们给我们的感觉是飞扬跋扈的。

那是因为我们总有被碾压的感觉,总以为居高临下就应该是趾高气扬的,其实并非如此,他们比我们更克制,更淡然。

而且,也更懂美。

例如,我们东北行拍出来的照片,那算啥呀?

再看看奔驰G车友会拍的东北行,你对比一下,那才叫震撼呢,可以在优酷搜索:逐雪克什克腾。

可以看看3分20秒,看看内蒙古草原的星空有多么的震撼,当时我也拍过,不过我是用手机拍的,效果不佳。

他们经历的,我们都经历过,他们看到的,我们都看到过,而且我们走的无人区,难度系数更高,我们还遇到过撞车、爆胎、抛锚等状况,可是我们展示不出来。

他们展示出来了。

这也是我反复跟他们几个做旅行的强调的,不在于你经历了什么,而在于你展现了什么,你要有拍摄电影的心态去策划一场旅行,甚至一切都是为拍摄服务的。

牛哥那边有个算命的,这么说,他可能不开心,人家研究的叫星象学,也是与能量场有关,他看我,说我内虚,意思就是我一直都处于强势能量状态,就是我身边的人比我矮,那么我一直都要处于输出模式,自己就虚了,而有些人呢,例如蝉禅,他喜欢结交比自己强的,那么他一直都属于被喂养的状态。

我问,我总是发生一些小意外,与这些有关吗?

他说,有关。

有人是带正能量场的,有人是带负能量场的,有时闲聊,我们总是调侃腚疼,认为是从他来了以后,我们家才出现了这么多意外。

腚疼表示很无辜。

我们都说,腚疼“克人”,腚疼也讲了他家关于克人的说法,据说克死过七个,是真人真事,是真的死了。

是他的家族,不是他。

当然,我们只是调侃,我是科学主义者,不信这些。

他每次吃饭掉筷子,这倒是真事,偶尔关于他“克朋友”调侃多了,也容易种心锚,老猫过来玩,见腚疼,一见面,手机摔坏了。

前几天,老猫又过来了,带着儿子小猫,腚疼还没进门,腚疼就笑着跟老猫说:把笔记本、手机都先放好,别摔坏了。

老猫说,已经提前做好保护了,全给戴上套了。

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结果,下午,小猫摔着了,胳膊摔伤了,急忙送到医院了。

老猫对着腚疼说,你真灵!

调侃归调侃,我觉得腚疼不灵,他是个蛮不错的小伙子,可能是消极了一点,颓废了一点,但是不至于克人,他不坏。

我是真遇到过非常神奇的“克”人的人。

但是,我不能说他是谁,说了我会挨打的,可以这么讲吧,只要他跟你在一起,肯定有事发生,不是我验证了,是所有人都验证了,没有例外,而且最后神奇到什么程度?

我们都不敢跟他在一起了,只有腚疼觉得无所谓,他不介意这些,而且他们俩都“克”人,俩人应该能量一碰撞就抵消了,应该是安全的。

结果,咋着?

车被“克”死了,好好的车子,走着走着,突然熄火了,再也点不着了……

当然,这一切只是巧合,只是巧合的太集中了,就引发了大家的猜测,一群男人在一起又没啥事,就喜欢编这些故事,去黑他们。

关于能量高低的说法我是认同的,每个人都是自带能量场的,相当于每人都背了一个电瓶,那么,我们既要接受高能量的滋润,又要去滋润低能量的人,这样才能平衡,只是一味的付出,这样早晚会把自己耗干的。

买车,倒没有太多的意义,这东西就跟娶了范冰冰是一个道理,第一周睡着还蛮爽的,第二周就开始觊觎章子怡了。

但是,车友会是很有意义的,等于认识了一群高能量的人,我们在其中是很容易被滋润的,最初我是蛮不适应的,总是害羞,觉得不好意思,生怕别人瞧不上自己,时间长了就想通了,能坐到一起就是缘分,不用害怕,越优秀的人越喜欢浇灌别人,在里面我属于年龄比较小的,蛮受欢迎。

前天,一个球友找我,他妹妹在看守所里,让我给推荐几本书,我觉得推荐书是假,找我帮忙是真,但是这个事我也帮不了,无非就是我能跟你一起去看看,当然我也见不到,他可以会见。

每个地方的政策不同,我帮着联系了一下大姐,大姐在里面工作。

在路上,我问,犯了什么事?

他说,QJ。

我问,她多大了?

他说,虚岁17。

我问,不读书了?

他说,在师范读幼教,中专。

我问,QJ了个男生?

他说,说起来蛮复杂的,我妹妹在陌陌上认识了一个男人,那个男的说自己20来岁,追我妹妹,我妹妹就信了,反正就是花言巧语,就骗我妹妹发照片之类的给她,后来就拿这些照片威胁我妹妹,让我妹妹跟他睡,其实那男的50多岁了,也没个正式工作。

我问,是本地人?

他说,是的。

我问,后来呢?

他说,俩人就同居了,同居以后,他又看上我妹妹的同学了,让我妹妹帮他,我妹妹不帮,他就打我妹妹,威胁,就是告诉我妹妹,假如帮他泡到手,那么就放过我妹妹,我妹妹就答应了。

我问,那是同犯?

他说,那女生报警了,最初只抓了那个老头,后来老头一口咬定是我妹妹出的主意,警察翻看聊天记录了,的确是他们俩预谋的,就抓了。

我问,父母知道了吗?

他说,不知道。

我问,给请律师了吗?

他说,没有。

我说,这个需要咨询律师,咱毕竟都是业余人士……

他给我看了他妹妹的照片,蛮老实的一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毁了她?是年龄?是家庭?还是钱?

通讯越来越便捷,其实是让幼稚与老成直接对接了,年龄不到,一定会被阅历碾压的,应该这么讲,哪个小姑娘遇到了那个老头也会掉进坑的,他就是来折腾人的。

当然,也与钱有关。

富家子女为什么很难被泡到手?因为她们压根看不上你口袋里的那几个钢蹦,富家女爱上穷小子,那都只能出现在童话故事里,现实生活中几乎不存在,王宝强是个屌丝出身,他再牛B也娶不到一个星二代,为什么?

人家看不上他的日常习惯。

除了惋惜,咱啥也帮不到……

从看守所出来,我就在想,看守所这个玩意,可能再过100年还是存在,可能会关我们的儿子,也可能会关我们的孙子,家庭教育真是个大问题,如何让孩子防范这些?

看书就能改变她?

她这个时候,书是看不进去的,而且等她出来,很可能会成为风云人物,人在这个社会上,不是给社会加分就是给社会减分,蛮心疼她的,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能帮上她。

在山东这个大环境下,人们谈钱色变,生意人是受歧视的,仿佛赚到钱是可耻的,可是当我观察这个社会时,我又发现,太多太多的悲剧,其实就是钱引发的,一方面我们在拒绝赚钱,一方面金钱又限制着我们。

到底是应该赚还是不应该赚?

在东北,我们也讨论过这个话题,南方的朋友都表示不理解,在南方谁赚到钱谁是受尊敬的,你们北方咋这么变态?

有钱咋了,孩子就不犯罪了?

李天一不是例子吗?

但是,我去看守所时,跟工作人员闲聊,他说,能被关进来的,家庭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问题,穷是根源性的。

里面,穷孩子多,富孩子少。

所以,我们别给自己找借口了,2017好好努力吧。

貌似每到这个时间,大家都忙着做规划,可是规划来规划去,仿佛每到年底都泡了汤,仿佛什么都没改变过。

想想总是容易的。

做到,太难。

最近一年,经历了这么多,自己感触也蛮多的,人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情绪,或恶念或善念,做领导的核心就是引发善念。

例如,有人欺负了我,我说,走,兄弟们,咱去砍了他。

每个人可能都变得非常的勇猛,砍起人来一点都不眨眼,因为他被气场催眠了,我们有压倒式的优势。

反过来呢?

假如我说,前面有个车掉沟里了,咱去帮他们推出来。

当车主热泪盈眶时,每个人内心都是温暖的。

是善是恶,在于引发。

多跟优秀的人在一起,他们很包容,很淡然,很有善念,想起农村人对待媳妇,我总想起小时候看到的一个场景,一个男的追他媳妇,他手里拿着一把尖刀,要不是媳妇跑的快,肯定会被他杀了……

远离野蛮,从提升自己开始!



联系我时,请说在26595微商货源网看到的,谢谢!

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_作者:懂懂_微信公众二维码

简介

懂懂,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网名:懂懂 真名:董俊峰 年龄:1983年出生 地区:山东临沂人 大学:曲阜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