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95微商货源网,微商代理第一品牌!

手机端 网站地图 我要收藏

26595微商货源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懂懂> 懂懂:每一次的上当受骗都是一次成长

懂懂:每一次的上当受骗都是一次成长

时间:2017-04-25 来源:26595微商货源网 作者:WS 阅读:4875

年后,特倒霉。有处房子被消防给封了。我租了一套沿街房,上下三层,400平,年租金3万元,我又转租了,一二楼给了开茶楼的,三楼又从后院做了楼梯,租给了足疗店,他们当员工宿舍的。浙江不是有个足疗店失火了吗?烧死了一些人。于是,全国足疗店大检查,检查完包厢又检查宿舍,一检查,...

年后,特倒霉。

有处房子被消防给封了。

我租了一套沿街房,上下三层,400平,年租金3万元,我又转租了,一二楼给了开茶楼的,三楼又从后院做了楼梯,租给了足疗店,他们当员工宿舍的。

浙江不是有个足疗店失火了吗?

烧死了一些人。

于是,全国足疗店大检查,检查完包厢又检查宿舍,一检查,不合格,封了。

封了,理论上与我没关系呀,足疗店的老板找我,意思是被封有两个原因,一是宿舍住的人太多了,二是消防手续不全,让我提供。

我去哪弄?

房东又不在本地,他是浙江人,南蛮子。

房东姓六。

这个姓少见吧?但是六在当姓氏时读:LU,谐音于路。

我们是在健身房认识的,我在健身房是比较个性的,基本上就是哑巴状态,除了认识的朋友,我基本上不跟人打交道,甚至不打招呼,认识那么多朋友干嘛?多费劲。

女人呢?

也很少交往,因为就在家门口,要注意形象,这就如同我以前写的一样,开着豪车一定要遵守交通规则,咱要让别人发出另外一种感叹:看,人家为什么能开上好车?因为人家素质高!

咱要装有素质的人,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低俗。

私下里可以。

六哥是健身房的常客,跟大宝似的,几乎天天见,而且六哥有个特点,特好色,就喜欢往女人堆里扎,六哥接近60岁了,但是身材不错,长的也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矮点,跟女人们差不多高,1米65左右?

我一这么说,媳妇就讽刺我:你才1米68,好意思嘲笑人?

3厘米也是高!

健身房里小姑娘很少,多是小媳妇,应该是30~50岁的女人居多,六哥在里面不老实,总喜欢缠那些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小媳妇。

有天,有小媳妇急急忙忙找我,董哥,那个南蛮子总是缠着我……

那咋办?你的意思是?让我缠着你?

想来想去,就想给六哥穿个小鞋,别看我平时是个哑巴,但是特别会给人穿小鞋,治了六哥几次,消停了。

我们也就认识了。

六哥对男人是非常礼貌的,也很讲究,说话调皮了一些而已,有点老顽童的感觉,平时我们都是别人上班的时间去,人比较少,偶尔也会在休息区聊几句,我能感觉到他是比较畏惧我的,可能是与我话少有关系?

当时,我想做红酒,到处找房子。

健身房里有个姐姐就联系了我,她说六哥有。

话里话外,我感觉他们俩关系不一般,至少是睡过的,女人有直觉,男人也有,这个姐姐跟我私人关系特别好,那我就想利用利用她,于是就租了这两间房子,租金便宜了5000元/年,事后,我给她充了一年的年费。

其实,她是跳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原本我对她还是有点想法的,一想到让六哥睡过,算了,没兴趣了。

我越对她冷,她越愿意为我做事,而且生怕帮不到我。

我去健身房,去球馆,位置都很固定,骑哪台动感单车,用哪块场地都是非常固定的,偶尔跟球馆老大一起喝酒,他都会说,那块场地就是你们专用的。

我怎么给六哥穿的小鞋呢?

就是我去了以后,发现他在我那台单车上。

我让腚疼过去把他赶走,而且是很生气地赶下来的:下来,下来……

其实,是故意的。

租了房子以后,我跟六哥就有了来往,我父母搬了家,他也去温锅,他有点什么事,我也会过去,他也很喜欢跟我玩,我这个人看起来很冷,其实是一副热心肠,而且我跟大家没有利益冲突,大家不用提防我,该怎么玩就怎么玩,你不需要多想。

他会做饭。

偶尔,喊我们几个小伙伴到他家吃饭。

我发现了一个细节。

他的垃圾桶里有女人的丝袜,而且卧室里是两个枕头,一看位置就是俩人睡觉的摆设,到了人家咋还观察这些?

他让我们参观的,因为这房子他也准备出租。

他建了一个微信群,一共四个人,三个是我们,为什么建这个群呢?喊着一起去健身的,每天出发前都在这里喊一嗓子。

我一直觉得,人有过小矛盾以后,再去交往就更有意思了,因为彼此都有了敬畏心,生怕去戳痛了别人,做事就有了底线。

后来,偶尔有人喊他南蛮子,我都急忙给纠正,咱应该喊人家六哥。

六哥生日,喊了我们几个,他那边有个小跟班,还有就是一个女生,那女生也就是20来岁,本地口音,学园林设计的,说是员工,一看就是情人,而且这女的怀孕了,虽然肚子没看出来,但是一些细节能显现出来。

这女生叫玉凤,这名字土吧?

玉凤想要书,我说,那你加腚疼微信吧,让他给你拿。

于是,他们加了微信。

第三天,玉凤去我们办公室拿书,就聊起了,问你跟六哥是什么关系?

玉凤属于那种傻姑娘,就是心里藏不住话,一问,全招了,她跟六哥最初是员工与老板的关系,后来就是半推半就了,再后来就同居了,再后来就怀孕了。

我问,你爱他吗?

她说,爱。

我问,是不是再看同龄人就没感觉了?

她说,是的,老六这人是很有素质的,也很有高度。

我问,是不是理解了翁帆嫁给了杨振宁。

她说,真的,特理解,感同身受,爱是可以超越年龄的。

我问,父母什么意见?

她说,最初是极力反对,现在怀孕了,也有些妥协,但是有个前提,就是六哥必须离婚,跟我登记,否则还是不让嫁。

我说,父母在乎的是面子。

她说,其实我不在意跟老六有没有那张纸。

我问,有没有考虑过,可能会后悔?

她说,现在不后悔就行。

我说,其实我是理解的,我身边就有两个朋友,她们都是这么生个娃,都没领证,都是嫁给了叔叔,而且都是偶像。

她问,她们幸福吗?

我说,我不知道啊,但是看起来是蛮快乐的。

想多说几句,感觉说了也没意义,毕竟孩子已经有了,难道咱能忽悠她去流产?忽悠她去跟六哥分手?一个有钱人,哪怕是个老头,他对小姑娘的杀伤力相当于核武器,她再看同龄人就没法看了,钱对人的杀伤力太大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不信但看宴中酒,杯杯先敬富贵人。

我在想,假如这是我的亲妹妹,我该怎么办?

也没法,只能任其发展。

只要与名利挂钩,感情就很难天长地久,若是有兴趣,可以百度一下明星的婚史,特别是CCTV的主持人,从地方台调到中央台,往往会离婚,例如提起倪萍,大家只知道她有个儿子,其实她还有个女儿,当年在山东省的,离婚后判给了爸爸,你在网上找不到倪萍女儿的半点信息。

冯小刚有个闺女,也是从小跟妈妈长大的。

所以,女人要好好烧香拜佛,盼着丈夫千万别提拔,别发财,否则他可能就不要你了……

玉凤为什么能跟六哥匹配?

玉凤的年龄,同时六哥在这边是他乡异地,一旦六哥回去,用不了多久,就很难想起玉凤了,可能会定期打钱,也可能会把房子给玉凤,毕竟她替自己生了娃。

从财富角度而言,这是很好的投资。

就如同冯小刚的岳母说,冯小刚其实对我们家挺好的,我们住的房子就是冯小刚的,平时家里有什么事,他都会帮着出面的。

但是,名气有些时候也是绑架。

例如,我们这里有个英雄,见义勇为,没了。

他媳妇就一直没改嫁。

英雄的媳妇要改嫁,那还了得?

即便有男朋友,也要偷偷摸摸的,道德决定了,你只能守寡,一直到老,因为你是英雄的媳妇,这是你的荣誉。

所以,明星的前妻们也面临着这个问题。

每个女人看到这里,都有一肚子话要跟玉凤讲,其实我也有话对你们讲,你们之所以看得这么清晰,只是因为你们没遇到“六哥”这样的人,一旦他们对你们发起攻势,你们只有求饶的份,让你们离婚你们就离婚,让你们生娃你们就生娃,根本毫无判断力。

这就是碾压!

后来,玉凤过来逛街,又过来找过我们,我觉得她已经彻底沦陷了,穿的、用的都俨然是阔太太了。

我问,你幸福吗?

她说,幸福。

我说,那就可以了,这个世界其实很短暂,从你有意识开始存在,到你没有意识时结束,你想想是不是?你不存在了,这个世界就不存在了,这个世界又是一本书,你是主角,其他人都是配角,包括你的父母,你的朋友,都是,你要意识到这一点,不要动不动就把自己演成了配角,也就是说,只要你觉得幸福,那就说明戏演对了。

我家,多了一张床,几乎没怎么睡过,想卖掉,放在了闲鱼上。

让媳妇给卖掉了。

我媳妇在闲鱼上卖东西特别厉害,特别是卖包包,卖眼镜之类的,基本上都能接近于原价成交,前些日子,我有个包包,与我形象不搭,背过几次,不背了,想卖掉,媳妇帮我卖的,我买的时候是1000美金,当时接近7000元人民币,我媳妇挂在闲鱼上卖8000元,最终是7500元成交了,让本地一个开着豪车的小伙子买去了。

我媳妇经常到我们办公室传授卖二手货的经验。

我们家是经常卖二手货,最近媳妇又在换家具,把椅子、桌子、沙发全部换了一遍,原来的家具就在闲鱼上卖掉了,亏,但是亏很少。

洗衣机也卖了,原来是装修公司送的,800块钱卖了,我帮着送去的,买家是刚过来创业的,他觉得花800元买个滚桶洗衣机真便宜,其实买个新的才1200元,去年羽毛球比赛时,冠军奖品就是洗衣机,同款的,当时700元就卖了。

我媳妇在闲鱼上卖酒特别厉害,特别是年份茅台酒,客户覆盖方圆300公里,那种比较专业的,他们过来以后,连箱都不拆,拿秤一称就知道是真是假。

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是一个比较值得信任的人。

同时,她敢坚持,我们的那个桌子,带六把椅子,用了好多年了,当时买的时候不到2000元,有邻居出400元,我媳妇不卖,坚持了没几天,让人1000元买走了。

腚疼到我这里上班后,他原来的办公室就没用了,所以他的那些办公家具也在卖,书架1500元买的,500元就卖,几乎没用过,沙发一共坐了没10次,1400元买的,400元就卖,我都觉得蛮心疼的,但是我要了也没用,我就建议他稍微耐心一点,别急。

我媳妇也劝他,你为什么不等等呢?

腚疼反驳了我们,他的意思是若是二手还卖很贵,岂不是坑人吗?

好吧!

菩萨心肠。

办公室就我们俩在时,我给他上了上课,我说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你这一年来,买了东西都是急忙就卖,例如去东北买了那辆越野车,牌还没挂,开了20天,直接半价卖给了4S店,例如你签的那批书,为了处理掉,直接半价批发给别人了,例如你买的这些家具,也是半价,包括你的公司注册了,你出售价也是半价,直接1000元就卖了。

这不是糟蹋钱吗?

他说,只是想快速处理掉,不想让自己心烦。

我说,你多亏不炒股,你这样的心态一旦进入,就是不断地割肉。

不能把扔钱看成菩萨心肠,这是标榜自己,也不能把二手卖的贵就理解为黑心,这是污蔑别人。

你要这么想,自己花的钱是借来的,而自己又匆忙把这些资产处理了,其实等于坑了朋友,他们借钱给咱是指望咱能赚到钱的,结果咱钱没赚到,反而给糟蹋了,那么就会使自己偿还日期拖延,一拖延就是三五年,这对朋友不公平。

是不是呢?

春节时,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若是我不留你,你再出去工作,找份月薪3000元的工作是很难的,一切要从头再来,加上欠我的,欠同学的,一算就小10万,靠上班什么时候能还上呢?所以我决定把你的债务免了,让你用工作来偿还。

有一种善良,叫伪善。

就是看起来很善良,本质也很善良,但是作为有限,就会拖累了支持你的人,这就如同很多女人嫁给了老实男人就后悔,你咋这么笨?连钱都赚不来?

道理是一样的。

作为有限不是说不勤奋,腚疼很勤奋,也很努力,但是他做事风格还是个孩子,太容易情绪化,也缺少驾驭资金的能力。

今年,他变得非常好了,安稳了,很用心地工作,越来越优秀了。

从上班到创业,必然要经历一段疯狂期。

也就是炮神正在经历的。

懂懂:每一次的上当受骗都是一次成长

炮神最近在研究狗,房子租了,带个大院,决定养狗,养什么狗呢?他自己喜欢萨摩,说董哥喜欢拉布拉多,那就养拉布拉多。

我说,你不能拿我的标准去对待市场,要根据你的喜好对待市场。

他说,萨摩真帅。

我说,那你就倾听你的声音,不过有句话我要提前说明一下,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物美价廉,一分钱一分货,你认同不?

他说,认同。

我说,这就是我当初跟你说的,如果你真的准备骑行,就买辆2万元的自行车,否则你坚持不下来,你不心疼,你不喜好,你不用心,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

他花500元买了腚疼的自行车,一辆杂牌的山地车,也就是我嘴上说的那种送我我都不骑的车子。

但是,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总拿自己的标准去要求他们。

不过,我也有我的理由,就是观众都是朝上看的,就如同我们关注明星是一个道理,他比我们优秀,比我们有品位,我们才关注他们,一个乞丐再努力,一天拣1万个瓶子,能赚1000元,我们也不羡慕,对不?

你要成为别人的偶像,就要在各方面碾压观众。

你骑辆破车,是没人关注你的。

我一说车,大家就准备好台词骂我了,偶尔我看游记,只要一看是很低端的车型,我就直接关闭了。

我世俗不?

众人皆世俗,只是有人认识到了,有人没认识到。

我喜欢的游记是类似:《最后的卫士,最后的丙察察》。

炮神研究了几家犬舍,有卖1500元的,有卖2500元的,有卖3000元的,都是附近的,偶尔他也跟我抱怨,就是说某个犬舍的狗不精神,跟我们家的狗有区别,我说你按照你现在的价格标准去对比我的狗,这出发点就错了,我的狗是成年狗,另外我的狗小时候就是小明星。

我的这种说话方式,总是伤人。

我说的也是事实,你试图花这么点钱买个极品狗,这是不现实的,我的狗狗是名门之后,很多领导喜欢养狗,而且是母狗,养了以后呢?生小狗,然后送给朋友,从怀孕起就开始预约了,这也是一种特殊的交际手法,是很常见的,这些狗都是血统非常纯正的。

从开始交配,就先给我预留了,我是第一个挑走的,当时还没断奶,我挑选的方式很简单,就选最大的那只。

带回家,用奶瓶这么一天天喂大的。

想要只狗?

真的要排队。

后来我想要另外一只,黑色的,现在排队已经一年了,没预约上,真不是钱能买到的,你真给人家1万元,人家不卖,只送认为值得送的朋友。

我咋总是这么嚣张呢?

要低调。

下午,在球馆遇到了炮神,他骑自行车先去的。

我问,狗来了?

他说,在路上了,晚上到。

我问,多少钱买的?

他说,2400元。

我说,那明天一起去遛狗。

打完球,去办公室喝茶,我又多嘴了一句,你狗是从哪里买的?

他说,犬舍是烟台的。

我问,小狗有照片吗?

他说,有。

我问,多大了?

他说,三个月。

我一看照片……

我说,这狗最多1个月,三个月的狗多大你知道吗?你可以百度一下,三个月已经非常非常大了。

他说,卖家说三个月大,做过免疫了。

我问,这照片是今天刚发给你的吗?

他说,是。

我说,这照片是转发过很多次的,你放大一下看看,都已经模糊了。

他说,那我让他重新拍。

我问,是几点的车?

他说,从成都发过来的,还没定。

我问,为什么从成都发过来的?

他说,这家公司是上海的,基地在成都,广告投放在烟台。

我问,那没告诉你几点到机场?我们可以帮去接一下。

他说,让我再打960元的附加费,保险费,免疫证费,保温箱费。

我问,你不是说包邮吗?

他说,这个不是运费,是附加费。

我问,是什么时候要的?

他说,我付过2400元以后,一家快递公司联系的我。

我问,手机号码是哪里的?

他说,两个都是上海的。

我问,狗在哪?

他说,成都双流机场。

我问,能不能让他们拍段小视频,在双流机场。

他说,不给拍,要求先给钱。

我说,我说句话你别生气,你被人骗了,而且是骗走了你的1/3家产,这样吧,你开着免提,分别给他们俩打电话。

第一、我可以听听他们是哪里的口音。

第二、可以听听他们的背景声音是不是同一处环境。

口音是安徽、河南一带,背景声音是在同一处办公场所,微信声音不断,而且所谓的物流公司在挂手机时,是座机的挂法,说明这是移动座机,也说明他人在上海,而不是成都双流机场。

是进还是退?

进,就是你继续相信他,给汇960元,别让你的宝贝狗在机场过夜,但是这个钱的确有些夸张,空运一条狗狗一般也就是300元,咋可能出来这么多附加费呢?

退,就是这一页翻过去了。

问,能不能退款呢?

可以呀,你自己带着身份证,去成都双流机场退。

炮神是倾向于继续相信,他有他的直觉,剩余的几个小伙伴,包括我在内,我们都坚信这就是一场骗局。

但是,也不怪别人。

我问他是怎么找到的……

炮神告诉我,怎么找到的。

我按照炮神告诉我的办法,我挨着找,如今,58同城、赶集网基本上被这群人占领了,一个帐号的发贴量超过2000个,什么狗都卖。

我把电话打过去。

开着免提。

一样的口音,一样的说辞。

我说要5个月的拉布拉多,有,我说去考察,没问题,我问1300元是包邮吗?是的,送到您手里,一听就是骗子。

炮神,内心接受不了,毕竟自己租了房子以后,就还有6000元了,损失了1/3的家产。

报警?去找?都没啥用。

那就这样吧,接受吧,没啥,这也是成长!

我跟炮神说,你要忍住,别联系对方,给彼此两天时间,他若是真的,自然会联系你,懂吗?

我怕他忍不住,还会继续联系,越联系,越陷入,最终可能把剩余的6000元也被骗走,而且这个概率是非常高的。

人在泥潭里,最好的方式是不动。

可是,人们总是试图挣扎,越挣扎,陷得越快。

人,越是没钱创业时,越想以小博大,越是这么想,越会失败,但是你让他们把全部家当换成一条狗,这更不现实。

大家可能会问,你为什么不帮他?帮他把狗买回来?

其实,我们几个给他的建议是去花鸟市场上买条土狗,先试试自己,看看是不是真的喜欢养狗,花鸟市场上一条土狗才卖10块钱。

喜欢狗与喜欢养狗是两个概念。

大家喜欢的只是狗陪伴自己的时候,而不愿意去伺候狗。

另外,作为朋友,是不能越界的。

昨天,我媳妇做了一次分享,我听了都觉得很好,就谈到了越界,一群女人在抱怨自己的婆婆,我媳妇说,我婆婆这个人很好,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他们很懂得界限,虽然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界限,例如虽然我们住在一个小区里,但是几乎不来我们家,不干涉我们的生活,甚至只有比较正式的节日才会来我们家吃饭,不会帮着洗衣服,不会帮着做饭,哪怕我们吵架了,他们也不会过来给评理。

这就是界限。

什么是父母的事,什么是孩子的事。

要区分好。

我在想,对于炮神,我干涉太多,他会烦的,而且会失去自己,若是我们合作呢?我觉得他暂时还达不到我要求的创业人的姿态,那么我也不会选择投资他,我唯一能做的,可能就是当他抬起屁股准备走时,他找到我:董哥,这里还有10条狗,卖不了了,你看怎么办?

我说,你算算卖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大家在我这里创业,基本上都是这个结局,不是说我有多好,而是我要给自己留后路,不能等你走了,你跟别人说,懂懂那人不行,当年忽悠我养狗,没把我赔死。

路在脚下,在自己的脚下,每一次上当都是成长,因为使你又明白了一个道理:贪小便宜吃大亏。

为什么他们不上当?

第一、他们购物很理性,会选择正规的渠道。

第二、他们不信奉物美价廉!

故事还在继续,骗局也许会有扭转呢?就如同昨晚我们几个调侃炮神,炮神突然看到了巨大的商机:你能让我吃一亏,我就能让别人上一当。

从此,上海多了一群卖狗的,上海的号码,炮神的口音。

以上,纯属调侃,也许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联系我时,请说在26595微商货源网看到的,谢谢!

上一篇:懂懂:背媳妇

下一篇:懂懂:闲庭信步

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_作者:懂懂_微信公众二维码

简介

懂懂,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网名:懂懂 真名:董俊峰 年龄:1983年出生 地区:山东临沂人 大学:曲阜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