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95微商货源网,微商代理第一品牌!

手机端 网站地图 我要收藏

26595微商货源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懂懂> 懂懂:莫,考验人性

懂懂:莫,考验人性

时间:2017-04-25 来源:26595微商货源网 作者:WS 阅读:4334

我小时候,我爹在菜厂工作。菜厂是村办企业,给青岛一家蔬菜公司做代工,出口日韩,说起来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了,当时这个项目是怎么引进的呢?我们村有个当兵的,他退伍回来集资创办的,青岛那边是他战友的资源。菜厂,伙房很奢侈,经常炒大米干饭。大米?奢侈品!他们不仅仅吃大米干饭,...

我小时候,我爹在菜厂工作。

菜厂是村办企业,给青岛一家蔬菜公司做代工,出口日韩,说起来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了,当时这个项目是怎么引进的呢?我们村有个当兵的,他退伍回来集资创办的,青岛那边是他战友的资源。

菜厂,伙房很奢侈,经常炒大米干饭。

大米?

奢侈品!

他们不仅仅吃大米干饭,偶尔还吃肉冻,不过仅限干部们,我爹属于车间主任的角色,他们每年还发奖状,还搞合影,还搞乒乓球、篮球比赛,准确地讲,厂长是把部队那一套都弄来了……

如今,我能找到我爹年轻时的照片,基本上都是在厂里当领导时拍摄的,多为合影,这些合影的人,命运不一,有的一落千丈,后来外出打工了,有的平步青云,成了全村的首富,乃至全镇的首富,甚至后来成了县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他家也有三个孩子,我爹也有三个孩子,原本我们都在村里小学读书,如今呢?

天壤之别,他们留学的留学,创业的创业,从政的从政。

我们三个,都在县城里,我略好一点,我俩姐都是工薪阶层。

所以,父母的高度是孩子的起点。

厂长跟我爹关系很好,算是从小玩到大的,俩人差距越来越大,那时厂长家就有212吉普车了,家里还有电话,当时村里还没电话呢,那吉普车有专职司机,姓孟,偶尔我爹就喊孟师傅到我家吃顿饭,然后拉着我们姐弟三个去田野里溜达一圈。

我爹当时的年龄,跟我现在的年龄差不多。

这也是为什么我有越野车情结的缘故,我总想起小时候坐在吉普车里晃来晃去的感觉……

工厂越做越好,决定在隔壁村庄设立分厂,我爹这个人性格太保守,他不愿意去生地方,只想继续留在本村,他要求不高,当个副厂长就行,也不愿意去邻村当厂长,而另外一个人去了邻村,干厂长。

这个人,就是后来成为首富的那个,他开始单干以后,越干越顺手,后来直接独立出去了,并且自己联系了出口资源,他家有亲戚在威海港,慢慢越做越大,并且后来注册了自己的商标。

我爹后来,提拔成了副厂长,应该满足了吧?这就是他的终极目标,当时厂里有片柿园,属于山地,祖辈留下来的,柿子口感不行,属于老柿子系列,就是需要放到被窝里暖几天才能吃的那种……

厂长决定卖山,卖给开石头的。

我爹不同意。

俩人因为这个事就顶起来了。

不仅仅是我爹不同意,我们村的老党员都不同意,这是祖宗传下来的,你们咋能卖山呢?

我爹被罢免了职位,当时厂里基本上就是一言堂,厂长说了算。

俩人翻了脸,还差点动了铁锨,我爹呢,也有我爹的资源,就是他兄弟四个,两个在外面当官的,我爹觉得委屈,你看,咱一心为厂子着想,却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还差点让人家打了……

那咋办?

告!

村办企业,属于集资创办,说白了,这是集体财产,虽然你占股份大一点,但是也是全村的事业,我爹属于厂长的贴身管家,自然对财务了解得非常清楚,厂长拿了多少钱,他也清楚,一告一个准。

厂长,就这么被赶走了。

他那么先进的人,再也没有东山再起,后来也做过小生意,但是没有大的起色,后来酗酒,50岁左右的时候做过一次支架手术,过了没几年,喝酒醉死了,他一辈子都觉得心里有恨,当然不完全是恨我爹,还有别的事。

20多年,没跟我爹说一句话。

是两家人都没说过话。

赵老师在写沂蒙山乡村生活时提到过一点,在农村,不搭腔就是一种很特殊的关系。

就是两家人见面不说话。

形同陌路。

你说咋忍住的?

后来,我爹当了厂长,我爹在我眼里,在我爷爷眼里,在他的兄弟姐妹眼里,都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大家对他都是充满了期待,认为他会把菜厂办好,至少不会在钱上犯错误,因为当时我们家还有养猪厂,在80年代的时候,一年就能赚1万多,那时很流行万元户,我们家就是。

当时村里团购电视机,别人家都是12的,14的,我们家是17的,算是村里比较富裕的。

村里,原本墓地都是随意选,一般都是选在自家地里,后来统一规划公墓,但是死的人越来越多,书记就提出,要把柿子山收回去,反正是山地,也不能种,柿子效益也不好……

我爹不同意。

但是书记决定拿地换。

我爹同意。

找人看风水的人越来越多,都说柿子山那个地方风水好,而且来看风水的城里人,普遍想要棵柿子树,那些树动辄就是二三十年了,因为属于山地,树不高,但是造型非常别致,每个都是很独特的,最初有人要,一般送我爹两盒烟,他就答应了。

虽然地方是划为了公墓,但是树还是菜厂的。

后来,我爹慢慢搞明白了,这些人要树是用来做绿化的,这已经是90年代了,城里已经开始流行古树绿化了。

农村哪觉得树值钱?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都拿柿子树烧火,因为我爷爷在山上开荒,砍回来很多柿子树,没人觉得那是好玩意。

我爹就跟书记商量了,决定让村里发公告,说把柿子山改为公墓,编号抓阄,同时把柿子树全部砍掉,换成松树。

柿子树多少钱一棵卖了?

300元!

当年,绝对是天价,这个钱入帐是100元/棵,给书记是100元/棵,我爹自己拿了100元/棵,当时全是现金交易,没有帐,而且村里人觉得100元/棵已经是天价了,一棵老杨树才卖多少钱?

这些事,我们都不知道,谁都不知道,包括我娘。

我爹一共拿了六千多块钱。

说个题外话,去年邻村有一棵柿子树要卖,30年了,树形非常好,还被雷霹过,唯一的不好就是从棺材长出来的,我让我爹去谈的,我出价8000元,后来被人1万买走了,老树很多,但是造型好看的不多。江苏有个园林基地非常牛B,占地7000亩,你想想一个镇才多少亩地吧?里面搞了很多老树,就是承包了一些山,然后把树挪下来了,然后慢慢的卖,谁有这么好的头脑?这个园林公司是复旦EMBA同学会搞的,可以百度一下,我去参观过,里面30年的树不算什么稀罕的,一抱都抱不过来的树都很多,这才是不可再生资源呢!

继续说我爹,后来,书记出事的时候,把我爹供出来了,我爹被喊去,还没开始训话,自己就招了,镇上办这些案子,一般不会说把人抓起来,就是把人给撤职,就放了,我们家交上钱,就放了。

这个事,我们才知道。

我两个姐对我爹有成见,就是在这一刻,因为我爹的形象在她们心目中太完美了,是一个幽默、优秀、有才的魅力男子,咋能贪污呢?

当时菜厂已经私有化了,属于我们自己家的了,所以也谈不上撤职的问题了,只是业务慢慢淡化了,我爹不想做了,毕竟丑闻已经传出去了。

另外,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也都开始纷纷跳开中介了,直接做外商出口,现在我们附近村庄还有很多做的,主要以地瓜干为主,你们在淘宝上买到的地瓜干,基本上都是我们这里产的,而且多是筛选下来的,最好的肯定都出口了,你问我咋知道的?

因为,淘宝大户,多是我给联系供的货,因为这些资源都属于垄断式的,是不允许私下零售的,必须熟人带着去才可以。

淘宝一般卖8元/斤,批发价?

3块左右。

这是两三年前的价格,最近几年,我很少回农村了,不了解行情了。

前几年,村里出现过没有村领导的局面,我想当,我爹我娘极力反对,其实我知道他们怕什么,他们是怕我贪污,我心想,就我这个收入我还可能贪污吗?我一个人的收入比我们全村财政收入都高,我甚至可能会反哺,例如我设立老年人大病基金,邀请各界人士捐款,每年用大巴车带大家去体检,该住院的住院,该手术的手术,全部村里报销……

不好吗?

不好!

我爹跟我讲,人在那个位置上,哪怕便宜再小,也想占,因为没有监管,谁当官都会拿的,清官与贪官的唯一区别是运气,不是作风!

后来,大家极力反对,我也就放弃了。

想想,也真没意思。

我带我爹去看纪录片《乡村里的中国》,主人公杜深忠看到村里在卖山上的柿子树,说了一句:这是挖了大腿上的肉贴脸上。

看完纪录片,我问我爹,啥感觉?

我爹说,他当上了书记,他也卖!

村里没钱,树能卖钱,你卖还是不卖?

肯定卖!

人性咋这样?经受不住考验?

那年,我们组团去沙坡头,领队临时被我们弹劾了,因为出发前我们说的是AA,结果中途帐搞得乱七八糟,一会我们问她给了旅行社多少钱?她说,1万/人,而我们问旅行社给我们派的司机,司机说是6800元/人,我们找她对质,她又说是被旅行社坑了……

把她弹劾了。

让她把所有的帐都理顺,中途交出财务大权。

我当选了领队。

另外一个姐姐当选成了财务,还有一个大哥当了保管。

当时,我们都把穿越沙漠想得太复杂,而她穿越过,她一号召,我们就来了,而且她还是个知名博主,我们来了才知道,她压根没有组织能力,全盘都把我们承包给了旅行社,说是AA,其实就没打算AA,每人收了我们1万2。

我接手过来以后,扣1000元/人,然后全部差额都退回去了,等于每人花费7800元,这1000元/人是机动资金,例如我们走的时候要一起聚餐吧?中途要买水吧?

当时,我们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对讲机不够,我们就提出,要不,我们使用这些公款买6个对讲机吧,摩托罗拉的,貌似花了5000多,在中卫户外店里买的。

大家举手表决,同意!

这些对讲机后来呢?

被我带回家了!

按理说,我应该把对讲机按照价格兑换给大家,但是我没有,我怎么想的,我给你们当了那么多天领队,我拿几个对讲机不行吗?何况,你们要了也没用。

我不知道大家事后会不会追问这些对讲机的下落。

反正,归我了。

原来,我也有贪污的基因?

我差这几个对讲机吗?

还真不差,自驾拉萨时,陆续就送给车友了,我还剩两个,儿子偶尔拿着跟小伙伴们玩,也不知道扔哪里去了,前些日子去自驾东北,我们又这么买了六部对讲机,不过这次我没贪污到六个,只贪污到了一个,其它的让其他领队贪污了。

有意思吧?

人性经受不起考验?

我有个队友,是做小导演的,主要拍摄小视频,发布在快手上,他不仅仅拍,还喜欢当主角,最高的视频点播量过亿次。

但是,一直不温不火。

他曾经拍过一个非常火的视频,后来被封杀了,是模仿俄罗斯那个视频拍摄的,俄罗斯那个视频是拿1000卢布在街上试美女,邀请美女到车上来,让摸一下咪咪,N多妹妹上钩。

当然,还有更过火的,例如拿1000卢布让男人舔自己的鞋底,让人跳进湖里,都有人上钩……

1000卢布合人民币才多少钱?

我队友是怎么拍的?找了一个很漂亮的大学生,戴眼镜的,很文静,说自己没钱了,借200元,愿意到酒店去……

路试了20多个男人。

只有一个男人拒绝了她。

为什么男人有钱就变坏?其实无论有钱还是没钱,男人骨子里都是不安分的,只是有人有机会,有人没机会,另外机会是高成本的,为什么有钱了变坏更容易了?一是他有资本了,二是他有魅力了,哪怕不花钱别人也愿意往身上爬。

你觉得他会推开她吗?

不会!

这就是答案!

电商圈里也有这么一个姐姐,北京的,现在是响当当的人物,她真是一路睡过来的,她来的时候,我采访过她,我数了一圈她见过的男人,都被她拿下了,只要她主动,谁会拒绝她呢?

我也推广过她。

是无偿的。

是不是我也睡了?

应该没有,因为我不想留下把柄在这群小伙伴手里,当时我们是一群人去接待的她,她是回楼上房间换衣服,喊我上去,我怕时间太长大家猜疑,抱了抱,亲了亲,就下来了。

我坚信,在未来的日子里,还有越来越多的自媒体人会被拿下,她目标明确……

我一搜,谁写过她,我就知道谁睡过她。

她自称是我的铁杆读者,关注十多年了,但是一句话露馅了,她抱我儿子时问了一句:小朋友,你叫什么?

我们现在都喊她聂文迪,她网名里有个“聂”字。

真厉害,不管咋说,人家是真有钱,一个月的收入赶上我一年的,人家做的生意也非常简单,就是拼命地吸粉,发展代理,赚加盟费,项目换了一个又一个,无妨,反正不断有男人为自己背书。

她身上真的有武则天的范,身边一群女粉丝,偶尔见面,她都跟妈咪似的跟我们讲,挑吧,看中哪个直接带走……

能带走吗?

真能!

懂懂:莫,考验人性

这些女孩或姐姐完全被洗脑了,眼里只有成功,成功,她们眼里,男人永远是垫脚石,要想驾驭男人,要想让男人舒服。

不知道有没有男人能驾驭得了她?或者说能驾驭得了邓文迪!

是人,就有弱点。

钱,性,这些东西洗脑能力还属于一般的,要说最有洗脑力的,那就是先进文明对低等文明的碾压。

为什么去过发达国家的人,对“爱国”都有了更加理性的认识?

甚至有了汉奸的感觉?

咋突然不喷了?

因为,他们被洗脑了。

从日本回来时,大家聚到一起,谈起日本,一片赞美声……

完了,都被洗脑了。

鄂温克族游牧在大兴安岭,世外桃源,自给自足,多么幸福,多么浪漫,后来,政府给他们盖了房子,喊他们下山。

结果呢?

除了几个钉子户,都下山了。

那些子孙后代呢?

想让他们上山?

太难了!

若是给青藏高原的牧民盖上楼房,发上工资,他们还会生活在草原里吗?

他们这一代,可能会,因为有惯性。

但是,下一代,不会!

因为,先进文明对人的吸引力是不可逆转的,就如同我爹我娘现在回村里都住不惯了,一晚都睡不好,这可是他们睡了60年的家?

回家,看什么都不顺眼了。

嫌脏。

到处脏。

在家匆忙待一会,就跑了。

因为,他们被先进文明碾压了。

这种碾压,可以碾压一切固有的思想,这也是为什么鼓励大家多带孩子出去走走的缘故,孩子会建立全新的世界观,例如21岁的马云就出过国,那是一个连护照都很难拥有的时代,他签了十次,拿到了签证,在回忆自己的世界观时,他认为是自己21岁的出国之行改变了他。

讲个先进文明碾压落后文明的故事。

朝鲜有个女特工,叫:金贤姬。

就是1987年策划轰动全球的大韩航空客机空难爆炸案的朝鲜前间谍。

你想想,能成为间谍的人,应该有多么忠诚的使命感?在被抓捕过程中,她选择了服毒自杀,要向金家表白自己的忠诚。

结果,被救过来了。

带回了韩国。

死抗!

审讯人员没给上老虎凳,也没用烧红的烙铁,就是每天给她看韩国电视,带她转首尔的街道,全招了。

看,韩剧有毒吧?

几十年的意识形态灌输,不敌几天的肥皂剧。

这种情景,我每次带队都能遇到,就是瞬间被洗脑……

貌似,我也给读者这种感觉?懂懂咋总说欧美好?这不是汉奸是什么?为什么总说现代医学?为什么总说国外电影,难道国产的什么都不行吗?

我们真的落后美国20年吗?

假的!

因为,不止20年!

邓爷爷提出改革开放,与他的留学背景是息息相关的,因为他很明白闭关锁国意味着什么,也知道中国与欧美的差距有多大。

我们对中国的认识,就如同我们对李小龙的认识。

我们对美国的认识,就如同我们对泰森的认识。

感觉泰森貌似很强大,但是貌似又不灵活,李小龙应该能瞬间KO了他,实际上呢?别说泰森了,就是邹市明也能吊打李小龙,职业的大于专业的,专业的大于业余的,李小龙是业余选手,明白了吗?还有一点,跨重量级是没法打的!

我们喜欢想象,不喜欢理性。

你看,我们的国画,多不讲究比例,但是我们追求的是意境,这也是为什么国画走不出国门的缘故,它不符合现代美学,现代美学是需要尊重真实比例的,凡是我们能喊出名字来的那些西方画家,都是素描专家。

另外,补充一句,巅峰期的李小龙,是可以秒杀泰森的。

因为,那年泰森只有7岁!

我每天讨论这些,惹你们烦了,我自己也烦了,咋这么像汉奸呢?外国的P都是香的?

我还是蛮赞同蝉禅的观点,就是趁年轻,再往前走一步,往前走一步的意思,不是说多赚多少钱,而是带着全家挪一个窝。

例如,我们从农村到了城市,我能明显感觉到我们全家都变了。

我是不是可以带着全家再一起去青岛?

在青岛待几年,我们是不是可以去上海?

在上海待几年,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去纽约待几年?

这个世界属于我们每个人,是有人刻意划分了界限而已,对于持有发达国家护照的人而言,全球化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他们买张机票就可以飞来飞去,就跟我们去西安出差一样简单。

我一直都有一个观点,制约我们青少年眼界发展的根本问题,是签证难!

我们出国,太难了!

例如我带队,为什么总是去一些签证比较简单的国家?甚至是落地签,就是因为大家签证都很难通过,要求你名下有车有房有银行流水,有固定工作……

这些缺一不可。

做网络的这些人,多用支付宝或微信,银行流水多不达标,要么就让你交50万的保证金,你未必交的上。

所以,哪怕去澳洲,报名三四十个,最终能拿到签证的只有七八个人。

为什么卡这么紧?

是生怕你跑了!

有没有跑的?

我在澳洲时,导游跟我讲,她带过一个团,刚从机场出来跑的只剩一个游客了。

高姐是做旅行社的,她跟我讲,从她手里跑的,少说也有几百人了。

莫谈国事,但是这又不完全属于国事,属于我们的私事,所以,我们要留意自己的银行流水,同时要有一份正式工作,没有正式工作也无妨,可以自己注册一家公司,慢慢养着,还有呢?就是房子、车子都要落在自己名下,多去一些发达国家,例如去过日本再去签美国就容易多了。

慢慢把这些发达国家都签一圈,以后带着孩子出去就方便多了。

世界是我们的,无论你去还是不去,纽约都在那里。

没人阻拦你。

是你自己阻拦了你自己,人家咋去的?

经懂懂这么一分析,咋觉得歪理也有那么一点道理了?难道人世间就没有真善美了吗?

当然有,随处都是。

只是我们是探讨的另外一面,就是不要轻易地挑战人性,更不要用人性去考验别人,否则?结果肯定是让你失望的。

最简单的考验方式,就是你在微信上群发借钱信息,看看你会收获什么?

我们平时关系这么好,你咋好意思拒绝我的?

你老公车祸成了植物人,而你美貌如花,你是会选择离婚,还是继续伺候他的余生?一伺候就是三五十年。

这么问你,你肯定会说,伺候。

真到那个份上,大家都劝你,重新选条路吧,最初是别人劝你,后来是自己劝自己,最终,你选择了离开……

在四川,听了一场戏,里面有句台词,原话我记不准了,只能是大体意思,就是说饭店里,带着儿子来的多,带着老子来的少,自古屋檐水滴都是朝下流的。

意思是爱是朝下传递的。

对于攒钱,南北还是略有差别,例如北方,无论年轻的还是年老的,就知道攒钱,农村能拿出10万存款的多的是,留给儿子,留给孙子,不舍得吃,不舍得喝,我爹在农村就算有钱人,现在搬到城里来了,老两口每月还有退休金,花不了,但是他们连空调都不舍得开,平时买菜还要选打折时间,不打折不买,舍不得多花一分钱,他们留钱干嘛?

给我?

我用不着。

他们也不知道留着干什么,可能是留给孙子的吧?

攒钱,是北方人的通性……

本地,春节期间,几乎没有饭店开门,正月初二,我提议出去吃,正月初一我开车四处找饭店定桌,没有。

不是没有桌,而是没有开门的。

南方呢?

我在四川,这里过年是真热闹,各个饭店都爆满,我大姨姐请我们吃饭,一顿花了1400元,其中酒水还是自带的,他们也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一个月几千元的收入。

在四川,他们就是这个消费意识,舍得吃喝,越大的饭店越火。

不是个例,很普遍。

因为本地有读者,他们过来找我玩,也谈到了这些……

咱理解不了他们,他们也理解不了咱,例如我也有攒钱的意识,不是不舍得花,而是我一种储备脂肪式的惯性,就喜欢攒钱,总觉得留给未来。

我媳妇就跟我相反,他们在意的是“当下”!

但是,我能理解她,特别是我多次来四川以后,感触更深,这就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地域文化,我们去村里,那些村民都抽中华,为什么?因为他们那里流行打牌,负责组局的要抽水,所以免费提供饮料和香烟,烟都是中华,我围观了一会,还发给了我一瓶加多宝。

村民打的大吗?

我旁边的那个小伙子,不到1个小时,输了3000多,据说早上他还输了5000,输完手里的3000元,骑摩托车进城了,去ATM机上取钱去了。

他们打牌不避讳,就在街上,最热闹的地方打,谁都可以临时下注,包括我这个外人。

北方可能也有赌博的,但是从来没见过这么疯狂的,另外,北方抓赌抓得很严。

这只是一个北方人来四川的感受。

四川人是值得所有北方人学习的,因为他们懂得享受,有追求,知道生活的意义,及时行乐,而北方人?拼命地赚,就是不舍得花,就这么一代一代地往下攒,也不知道钱最终去了哪?

但是,有利就有弊。

例如,过去,我们来走岳父家,他家没有房子(常年在外打工),他们回家过年也是来我大姨姐家,我们也要来我大姨姐家,住不开,我们只能住酒店。

去年,我就跟媳妇说,一定要帮爸爸妈妈买套房子,否则太尴尬了,哪怕是闺女家,也是寄人篱下。

从春天找到秋天,房子找了一套又一套,不是因为位置就是因为价格,后来慢慢就把这个事放下了,主要是姐妹俩还要考虑怎么出钱的问题,自然又会讨论到最核心的问题,这房子到底要不要买,毕竟这里房价太贵,6000多/平。

老人没个地方落脚,咱心里也怪难受的,虽然咱是女婿,但是关键时刻就要承担起这份责任,跟儿子一样,我给我父母在城里安上家了,不给岳父岳母安上家,对媳妇也不好交代。

不是拔高自己,这是我真实想法,当时正好遇到一个急卖的,一看,不错,成交了,关于写谁的名字,媳妇跟我建议不同,我的意思是给他们买的,就写他们的名字,媳妇的意思是写我们俩的吧,这样对我也个交代,其实我内心不是这么想的,我是真的想给他们买套房子。

这次来,我一看房子,很好,还有个接近100平的大平台,可以种菜,搞个花园啥的都行,房子是个土豪的,刚装修了不久,没住过,非常好,家具也是全新的……

结果?

我们来了,岳父岳母搬到大姨姐家去了。

我可难过了,这是你们家,我们是来看望你们的,住在你们家就行了,但是他们的潜意识可能是另外一种感觉,这是你们家,你们回来了。

所以,有时我也挺迷茫的,是应该好好活出我们这一生呢?还是倾注全力去教育下一代呢?

是当下还是未来?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联系我时,请说在26595微商货源网看到的,谢谢!

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_作者:懂懂_微信公众二维码

简介

懂懂,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网名:懂懂 真名:董俊峰 年龄:1983年出生 地区:山东临沂人 大学:曲阜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