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95微商货源网,微商代理第一品牌!

手机端 网站地图 我要收藏

26595微商货源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懂懂> 懂懂:尔虞我诈(下)

懂懂:尔虞我诈(下)

时间:2017-04-25 来源:26595微商货源网 作者:WS 阅读:8122

在路上,我给银行姐姐打了个电话。问她忙不忙,心情如何?她说,年底了,各类会,忙晕了。我说,那我就不去打扰你了。她问,你来了?我说,在路上,明天到。她说,到了给我打电话。我说,不想打扰你正常工作。她说,没事,一起吃个饭的时间还是有的。我问,姐,关注我写的文章没?...

在路上,我给银行姐姐打了个电话。

问她忙不忙,心情如何?

她说,年底了,各类会,忙晕了。

我说,那我就不去打扰你了。

她问,你来了?

我说,在路上,明天到。

她说,到了给我打电话。

我说,不想打扰你正常工作。

她说,没事,一起吃个饭的时间还是有的。

我问,姐,关注我写的文章没?

她笑着说,我说每天都看,你信吗?

我说,不信。

她说,我每天一睁眼就看,但是不是每篇都看的很仔细,要看合不合胃口,关键是你写的很多话题是我不感兴趣的,例如泡妞呀,打球呀,你最近写了一篇文章还是让我很佩服的,是关于银行流水与贷款的,写的还是比较内行的,但是这个也是有漏洞的。

我问,什么漏洞?

她说,若是银行想贷款给你了,只是你流水不达标让你补份流水,那么可以睁一个眼闭一个眼,甚至给你暗示,让你去买份或刷份,只是让你补齐资料而已,若是反过来则行不通,就是你拿着银行流水想来贷款,那么银行会对流水进行详细的分析,跟谁业务往来最多?是什么往来?有没有刷的成分?还有业务贷款不是放款给你,而是放款给你的供应商。

我说,这些我知道呀!

挂了电话,暗喜,闲聊中得出,她已从路人转为读者了,那么我们的角色就会发生很微妙的变化,过去是左与右,现在变成了上与下。

我在太原住了一晚,去王小帮那边转悠了一圈,采访了一下他跟马云见面是什么感觉?马云为什么选中了你去美国敲钟?帮哥属于那种超级老实的人,特善良,临走,还送了我一份黑芝麻粉,让我拿给媳妇的。

一大早,我要忙着写文章。

6点多,西北大哥就给我打电话了,问我几点出发?务必在午饭前赶到,说是杀了一只羊招待我,喊了几个朋友,大家都想认识懂懂,久仰大名……

呀?真的?

那我先不写了,反正今天是周五,明天不发。

既然有朋友等着咱,咱不能晚点,我急忙收拾,出发,路上基本顺畅,在青银高速上堵了半小时,急死我了,我总觉得晚点是对人不尊重。

还是晚了,下午1点才下高速。

进了城。

我让大哥给我发个微信地址或饭店名称,我车上有GBOOK,可以直接人工导航,但是大哥没给我发,反而是不让我挂电话,说是要指挥着我,很好找。

我心里略有嘀咕,因为我觉得他有些反常。

但是又不知道哪里反常,为什么不告诉我地方呢?要给我什么惊喜?他是个很幽默的人,不排除这样的可能。

到了,一个小饭店。

大哥笑得有些僵硬,把我带到小屋里了,而且一直抓着我的手,不放。

到了屋子,大哥说:你先坐,我去喊他们过来。

桌上坐着两个人,也对着我笑了笑。

等大哥出了门。

俩人问我:你是山东的?

我说,是。

又问,是叫董俊峰?

我说,是。

又问,网名叫懂懂?

我说,是。

接着,门外进来了俩人,什么都没说,给我戴上“手表”了……

这是闹哪一出?

工作证也亮了,经侦大队的,搜了我的身,搜了我的车,开着我的车,押着我回了他们的办公室。

老虎凳。

审讯的那个人是蛮面善的,当然这也是审讯技巧,就是有红脸,有黑脸,他年龄不小了,50岁以上,应该是临近退休了,语速比较慢,先是核实了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信息,然后跟我讲,你若是积极配合,铐子就松一点,你若是不配合,咱就紧一点,但是你别对我们有什么怨言,我们就是干的这一行,你与我们这些人是没有私恨的,对不?

我说,理解。

先是诈,问我知道犯了什么事不?

我心里也在嘀咕,到底是啥事?既然是喊我来,说明肯定是这边图书的事,这边图书没啥问题呀?无非就是指定印刷厂,若有问题,也是出在印刷厂,例如印刷1000册,印刷厂多印了1000册,私下交易了,这也是有可能的,关键是我不知道呀?

别的还有什么事?

但是,真的因为图书,找我的应该是文化部门呀,既然是经侦找我,那说明是合同有问题,合同诈骗?

反正,问我什么,我就回答什么,如实描述。

诈我,没啥用。

老警察感叹了一句:看来你经常来警局,实话实说,进来几次了?

我说,真是第一次。

不审了,把我锁在了暖气片上,仿佛我这个人不存在一样,他们该聊天聊天,该吃饭吃饭,这是上半场结束了?

下午3点多,换了人。

另外一个套路,就是连哄带骗,要么就是吓唬我,说从他手里枪毙的少说也有10个人。

我的确很害怕,主要是不告诉我因为什么事,我心里没底,不知道应该如何对付。

这些,都只是预热!

正经的开始了,带我去了审讯室,有记录员,有记录仪,我明白了,那张发票出事了。

我懂了,这是一个局,我被请君入瓮了。

这个发票为什么开的是假的?

是西北大哥提议开假的,而不是我提议的,这一切都没有写到合同里,所以我才被动了。

但是,我反过来一想,因为没写到合同里,反而我又有了机会,因为没人证明那发票是我给开的,而且开票公司是湖北的,不是我们山东的,警察可能心里知道是我开的,就反复的诈我。

至少有三五次,我都差点被攻破,我就反复地暗示自己,他们不会打人,不会骂人,只要我坚持不认,就肯定没问题,经侦相对是比较文明的,不至于说大热天给戴个头盔啥的,只是语言攻势,我觉得我不是很占下风。

每次我都是濒临崩溃的边缘,我就急忙喊停,让自己放松一下,例如我口渴了,我问能不能喝点水?

给我拿了一瓶水。

我说,我不喝。

他问,什么毛病?

我说,你们打开过。

他说,是我打开的,我没喝过。

我说,你们打开的,万一有毒,我喝了,我被陷害了咋办?

他说,我们咋可能陷害你?

我说,现在不就是在陷害我吗?

我就通过这种心理游戏来使自己占领上风,我要给他们一个很准确的信息:这个票可能的确跟他没关系,他的确不知道,否则咋可能如此的放肆呢?

我手从小就比较胖,易肿,我提议给我松一下,我千里迢迢从山东赶来见朋友,没想到被你们设了局,你们应该确认我是无害的,对不?何况有监控,我又跑不了,你们可以锁着我的脚,但是能不能放一下我的手?你看我手肿的?

同意。

那一瞬间,我脑子里有了冲动。

他的桌子离我也就是半米,几乎是面对面,我想趁他给我水的时机,左手把记录仪打翻,右手把发票拿过来,吃了。

后来想了想,给山东人丢脸,山东大汉咋能做这样的龌龊之事?关键是我在想,吃完之后呢?肯定是一顿毒打,算了,我怕疼。

何况这又不是假发票,还能咋着?这个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为什么不大呢?因为它是真发票,只是在后台撤回了,类似一张真存单,只是挂失了,为什么说不小呢?因为只要我交代出来谁给开的,可能就是一起大案子,关于增值税发票的。

其实,他们想错了,还真不是专业做发票的,只是帮我开了个发票而已,是湖北一个女读者帮我开的,她在公司做会计,这也是我坚定不能交代的重要原因,我若是说了,她丢的不仅仅是饭碗。

现在回头想想,其实就是P大的事,都是我自己吓唬自己。

到了晚饭,他们又把我锁在暖气片上了,他们去吃饭去了。

到了晚上10点才回来,貌似还喝酒了,他们给了我最后一个选择,要么今天交代,要么就先把我关起来,不是关到拘留所,就是关在他们那里一个小黑屋里,还带我过去参观了,意思是最后的机会了。

我还是重复原来的那些话,问什么说什么,就是发票的事我不知道,是真不知道,我是个文弱书生,我哪懂这些?你看我像会开假发票的人吗?

他们说我是老奸巨滑,说要是往前五年,早让我招了。

我懂他们的意思,以前无非就是打。

最后那个温顺的老警察来了,小脸红扑扑的,喝了二两?问了我一句:本地有没有朋友能保你?

我说,有。

说完有以后,我又犯嘀咕了,因为这句话非常冒险,因为我只有一次机会,若是电话打不通呢?若是打通了不能保我呢?

对,我给银行姐姐打了电话,大体描述了一下。

她跟老公来的。

还我自由那一瞬间,我都想给他们两口子磕头,你都无法想象我内心多么的兴奋,我还兴高采烈地去跟民警一一握手。

他们见多了,应该也麻木了,都知道怎么回事,也许他们压根就是在走个过场,甚至属于办的私案。

两口子请我吃饭,我一天没吃了。

姐问我:发票是你开的吗?

我说,是我开的,但是是他让我这么开的,我内心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绝不冒险,不挑战概率。

她说,那不怪别人。

我说,我没怪他,我只是觉得他不应该骗我。

姐夫说,应该是投资方年底审计,查出发票有问题,从而找他,他把责任推到你身上了,不是说故意陷害你,而是先确保自己是清白的,从而给自己一些喘息时间。

我说,我也这么认为。

警察给我的规定是,无论身在何处,只要召唤,必须24小时内前来报到,问我能不能做到?若是超过24小时,立刻全网通缉。

能,绝对能!

姐夫是做生意的,他认为没有多大的事,现在关键问题是必须要补出真发票,而且要心平气和,在程序上没问题,一切就没问题了。

懂了。

我连夜给西北哥打电话。

最初他不接。

后来接了,我让他马上出来。

他说家里有事,不方便。

我说,你不用怕,我也不打你,也不骂你,是跟你商量点事,我们是一串绳上的蚂蚱,你应该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我开假发票,往死了说,无非是三年,但是你骗国家补贴,我有全部的聊天记录,至少10年,我都咨询过律师了,而且你的初衷是为我好,是希望我能赚点钱。

见了面,依然和气。

那一瞬间,我把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我强忍着没有给他一拳,我心想,我要是再年轻一点,再冲动一点,可能真能把他打死,我终于理解了那些杀人犯为什么要杀人,那一瞬间,我就想杀了他。

我使劲地拧自己的大腿,提醒自己:冷静,冷静。

他跟我解释:弟弟,弟弟,你听我讲,投资方是香港的,那边审计很严,查出发票有问题,报案了,经侦找到我,我必须要脱身,否则全盘皆输,我可以在外围使点劲,把这些问题解决,今天我一直都在跑关系,你可能未必信,毕竟是我把你骗进去的。

我说,现在先不说谁对谁错,我能坐在这里心平气和地跟你说话,只是念你两件事,一是你发自内心的想帮我赚点钱,可以说是施舍给我;二是你把我当亲兄弟一样对待,带我去你父母家。

其实,我说的是真心话,他是发自内心的想帮我,初衷是好的,只是在关键时刻,他先牺牲了我而已,我接受不了的是他骗我来,然后让警察抓了我。

他说,咱俩积极面对,你能出来就好。

我说,我随时都会再进去,现在我需要你帮我,就是我开个真发票给你,你把假发票给我拿回来。

他说,那个我拿不回来。

我说,那先把真的给你。

我让他把手机拿出来,把微信、QQ都打开,把录音翻出来,我确保他没有做手脚,他是彻底被我镇住了,他说从来没见我那么严肃过,我平时吊儿郎当惯了,真发火了,我媳妇也镇不住我。
懂懂:尔虞我诈(下)
我也没睡觉,凌晨3点直接往山东赶。

中间在太原服务区睡了四个小时,一口气赶回山东,我急忙让开26万的发票,会计有些犹豫,因为没有上下游的帐。

我说,你的担心我是理解的,这样,你教我怎么开,我自己开,真出了什么事,我不会牵连你的,大家跟着我,我是不希望你们有任何风险的,真有什么风险,我来承担。

她说,你误解我的意思了,只是我觉得你仿佛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是不是提防着我?

我说,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你觉得我提防过你吗?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是只有男人才能扛得住的,女人知道了不好,你嫂子问我,我也从来没说过,她抱怨我电话为什么打不通,我还要骗她说在山里。

我大体跟她讲了。

她认为,没多大的事,一般类似的事都是罚款处理,因为太多了,一般发票案追究的就是源头,是谁在倒卖增值税发票,中间的买家没多大事,罚点钱了事了,警察叔叔抓你只是为了让你交代上家是谁。

我问,是不是有人故意搞我?

她说,没人搞你,就是审计出了问题,投资方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发票是你给开的,自己不知道怎么个情况,为了让自己更清白,他可能选择自己报案了,然后设瓮抓了你,甚至可能是一场戏,演给投资方看的。

我休息了一天,接着又开车过去了,我为什么不使用顺丰呢?我怕那小子再暗算我,例如把快递直接送到经侦大队,这回有证据了,既然你说不是你开的,你为什么开个真发票发过来?

我要亲自送到他手上。

找了个包间,就我们俩,我让他手机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我说的很明确,先做小人后做君子,我不是很信任你了,他按照我说的做。

挨着掏口袋给我看,空的。

我把发票给他。

他确认了发票,查询了真伪。

我把桌子一拍,很生气地问他:我给你的26万发票是不是真的?

他说,是真的。

我问,那你为什么陷害我?

他说,一场误会。

我问,你的国家补贴下来了吗?

他说,快了。

其实,我是录音了,故意的。

我就是要他亲口承认两点:

第一、我的发票是真的。

第二、你在套取国家补贴。

你敢毁了我,我就毁了你。

他说,我真没发现你有这么大的脾气。

我说,我被关了一整天,你能理解吗?

他说,理解,对不起!

我说,其实就是你小子设的局。

他说,什么都别说了,这一页翻过去了!

我找银行姐姐告别……

她问,你又回来了。

我说,见个面,说句话,我就走。

她说,你在高速口等我吧。

我说,好。

见了面,我特别尴尬。

我说,真的丢死人了,让你看到了我的另一面,但是我的确不是那样的人,我知道不该解释,越描越黑,可是,我还是想解释,另外我很感激,但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感激,只能说,只要你有用到我的地方,随时联系我,我随时都在。

她说,看你说的,又不是什么大事。

我说,我挺感激姐夫的,只是我不好意思再见他了,想想挺可笑的,自己媳妇的朋友第一次求自己,竟然是求自己捞他。

她笑了,你看看,真能唠叨,跟个女人似的。

走了!

回家的路上,想起他们夫妻俩,我眼泪都流出来了,感动的,我不知道我说的那些感谢的话她是不是当真,但是我是发自内心说的,以后只要你们用到我,我肯定全力去帮。以前也有人这么帮过我,我也这么说的,可是当对方真的找我时,我却犹豫了,但是,这一次不同,真的不同,不信,你们就试试,随时召唤,我随时出现……

仿佛一切都风平浪静了。

临近春节,准备去东北自驾,其实这期间我已经把法人之类的都换了,若是真有什么事,也应该抓法人,而不是我,我从法律上把自己搞干净了,而且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那发票跟我有一丁点的关系,我跟湖北女读者也提前打好招呼了,也没有过通话记录,我这个人有个好处,用手机的频率很低,所以也没啥通话记录。

我是没打算去自驾。

接到了电话,经侦大队打来的。

一是确认我的电话是否还通。

二是告诉我,随时要接受问讯。

我一一答应,问我在哪,我说在哈尔滨,问我多久回,我说一个月,对方说了几句方言,我没听懂,挂了。

我还是跑吧。

我从烟台走的。

坐船。

那天还有个艳遇,我坐的一等舱,两张床的,另外一张是个美女,我们聊的还不错,对方是做寿险的,忙着给我科普保险,我觉得蛮有意思,要在一起住一个晚上,从上船到开船有很长的时间。

我又接到了一个电话,也是西北的区号。

我必须接。

歪?

我假装信号很差:歪?歪?歪?我在船上。

对方问,坐船去哪?

我说,韩国。

对方说,不是喊你过来,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我假装听不到了:歪?歪?歪?草,信号这么差?

我挂了!

一晚上没睡着,保险妹妹非让我陪她聊天,聊着聊着,她那鼾声起,比叫床声还销魂,声音还带转弯的~~~~~

我也没心情去艳遇。

下了船,凌晨5点,我没去大连,直奔丹东,到了丹东貌似是早上8点多,电话又打来了,听明白了,审计局的,问是否跟XX公司发生了一起26万的合同?我说,是的,我问合同有问题吗?还是发票有问题?

他说,都没问题,只是问讯一下事实是否存在。

我懂了,西北大哥把发票送过去了。

我在暗喜,这个游戏就有意思了,成了互搏状态,若是审计局认为合同是真实的,发票是真实的,那就证明我没有虚开过什么发票。

我又装信号不好,重新问了一遍,其实是把电话录音了。

我不在家,在东北,那么我的头脑就会格外的清醒,我就故意在朋友圈发一些钓鱼的信息,例如我发布西北小县城的旅游线路,大家就以为我要去旅游,那么当地的读者就会主动联系我:懂老师,你是要来我们这里吗?我家就是这里的。

我就慢慢地汇总这些读者资源,我就问了一个问题:我在那边有违章,能否帮我处理一下?

我通过他们跟车管所的关系就能判断出他们在当地的社会阶层。

无意,钓到了一个交际花性质的。

我不会轻易跟别人谈这个事的前因后果,特别是跟男人,因为男人会到处说,而女人则不同,女人一旦心疼你了,她会帮你烂到肚子里,而且会觉得有责任帮你摆平这些事。

我说的交际花是褒义,不是贬义。

以前是唱歌的,现在在那边做葡萄酒加工厂,西北是中国葡萄酒的重要产区。

我就问“交际花”有没有车管所的资源?

她说自己的亲小叔子是中队长。

小县城,一个体系的基本都认识,那我就跟她一五一十的说了,她帮我问问,她很用心,一般读者对我都很好,特别是没见过我的时候。

把我想象得很神圣。

西北大哥第一次见我时,他们一行四个大老爷们,每个人抱了一束花,跟追星似的,其实我内心知道西北大哥不是故意陷害我,他虽然路子有些野,但是人是很好的……

“交际花”很用心地帮我问了,小叔子还专门打电话来了: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说真话就行,只有了解真实情况才能给出准确建议。

他问我答。

他推测:没立案!

但是,他也不确定谁是这个事的主谋,就是为什么会去拿你开刀?

他问,依你的推测,你认为他陷害你的概率有多大?

我说,依我对他的了解,他对我还是比较尊敬的,即便是现在也是如此,他应该是被审计到了,急忙推脱责任,怕惹火上身,所以决定先牺牲我。

他问,那他不怕你把他的事说出来?

我说,所以,这就是矛盾点。

他说,我的建议,要么别管了,最终不了了之了,你若是不放心,就按照私事私了的方式来做。

我问,万一以后通缉我呢?

他说,真的想通缉你,就不会放你。

好吧,我懂了,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因为还有个隐患在那里,就是那张发票,我想弄出来……

我确保自己是虚惊一场以后,我就开始了讨价还价之旅,无非就是问价格,对方试探我的心理价,我试探对方的心理价,就在准备谈拢价格时,那张发票被西北大哥拿到手了,至于他怎么拿到的,没告诉我,快递给我了。

后来,我写了一篇文章,一切都是生意,什么都可以谈,就是价码问题,当我理解透这些时,我特别伤心,我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伤心,觉得悲哀?

原本,我是计划环驾中国的,我的意思是,你找我,我在旅行,这个借口可以吧?大不了你就跟我屁股后面追我,事不解决,我就一直旅行下去。

我走到内蒙古时,解决了。

我连夜从河北下来,回山东了,哈哈~~~

回头看看,自己咋那么傻呢?这就是P大的事,倘若第一次喊我,我不去,然后我补张真发票给他,什么事都没有,完全是自己吓唬自己,老虎凳一坐,就觉得自己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故事,暂时结束,可能还有后续!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体,有虚有实,我不一定是我,所以,切莫对号入座!



联系我时,请说在26595微商货源网看到的,谢谢!

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_作者:懂懂_微信公众二维码

简介

懂懂,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网名:懂懂 真名:董俊峰 年龄:1983年出生 地区:山东临沂人 大学:曲阜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