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95微商货源网,微商代理第一品牌!

手机端 网站地图 我要收藏

26595微商货源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懂懂> 懂懂:都怪你,怪你当初撩拨我

懂懂:都怪你,怪你当初撩拨我

时间:2017-04-25 来源:26595微商货源网 作者:WS 阅读:3015

去年冬天,某天早上,6点左右。我去父母家拿水饺。他家在20楼。拿了水饺,准备乘电梯下楼,隔壁出来了一个老太太,说是老太太,也就是50岁左右,只是显老,精神尚可。老太太有些胆怯,问:我能跟你一起下去吗?(电梯需要刷卡)我说,可以,你去一楼还是负二?她说,一楼。我说,上...

去年冬天,某天早上,6点左右。

我去父母家拿水饺。

他家在20楼。

拿了水饺,准备乘电梯下楼,隔壁出来了一个老太太,说是老太太,也就是50岁左右,只是显老,精神尚可。

老太太有些胆怯,问:我能跟你一起下去吗?(电梯需要刷卡)

我说,可以,你去一楼还是负二?

她说,一楼。

我说,上来吧。

她说,前几天,我都是自己走楼梯下去的。

我说,那可费劲了。

她没说下去干嘛,其实我是知道的,她是去公共厕所,她不好意思在儿子家又拉又尿的,儿子应该还没起床,她不忍心打扰,只能自己出门。

我说,你可以去物业办个磁卡,这样出入就方便了,100块钱。

她说,没必要浪费。

他们应该是刚搬来不久,以前没见过……

后来,又遇到过几次,她已经会刷卡了,有自己的钥匙了,笑得也灿烂了,这是一个阶段,我爹我娘也经历过,也许都是从农村来的,她跟我爹我娘很有共同语言,你家那里种什么?我家这里种什么,全聊这些。

还喜欢串门。

时间久了,我们跟老太太儿子一家也熟悉了,一家三口,孩子5岁,在步行街做点小生意,男人貌似学过厨师,做一手好菜,喊我们过去吃过两次饭,很热情,家庭也蛮和睦的,有说有笑。

我媳妇一跟我吵架,就拿我跟他比较。

我总是在想,因为我不会炒菜就一票否决了我?

我这个人,平时不爱说话,给人的感觉不好,太冷?太傲?

其实不是,我是在思考。

因为太冷的缘故,一般人都害怕我,这么多年这么多人跟着我,貌似只有会计敢给我打电话,别人都从来没打过我电话,例如腚疼、炮神他们都不会给我打电话,甚至是否知道我的手机号码都是未知数。

其实,我很热情。

另外,我也没有交换名片或互加微信的习惯,也不喜欢合影之类的,见个面,聊个天不就行了吗?非整这些有意义吗?至于是否以后还有合作,那是以后的事。

在他家吃过两次饭,也没有任何交集,甚至全程没有聊过几句,他喝酒,问我喝不?我说不喝,按照当地规矩要强硬给倒上,但是他没继续劝,笑着说了一句,那我跟大爷喝。(他大爷就是我爹)

他姓马。

有时,媳妇打电话问我几点回家。

我说,我在加班。

事后,媳妇找我谈心:咱折腾这么大的摊子没必要吧?多少钱算多?你看小马一家,就做个小买卖,人家不是很幸福吗?

小马对我父母很好。

他每次回老家,都给我父母带些咸菜、煎饼、香椿、蝎子之类的。

我媳妇也送过小马媳妇一些绘本,让给孩子看的,第一次去吃饭就送了,我帮着打包的,第二次去吃饭,我发现那些书压根就没拆过。

我父母家的那栋楼,户数多,车位少,优质车位就那么几个,其中最好的两个让我买下来了,我们这边管理是非常严格的,不允许停错车位,保安会直接给你上锁甚至拖车,另外一车一卡一位,临时停车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有天,我打球回来,过去停车,发现车位被占了,被占了一个也无妨,关键是直接跨在中间停的,等于占了两个车位。

我接着联系保安,让保安看看是谁的车?应该不是这个小区的,若是小区的车大家都懂规矩,应该是外来的,外来的就会有电话登记,打电话问问……

一问,急忙跑下来了。

小马姐夫的。

咱也觉得蛮不好意思的,小马一家也觉得蛮不好意思,都觉得蛮尴尬。

当晚,小马去敲我父母家的门了,道歉。

我觉得,过了。

可能是他内心太敏感,他买房子时没要车位,他应该知道那俩车位是我的,而且我很少过去停车,所以应该是他建议姐夫停在那里的,没想到我恰好回来了。

我爹也劝他,这算啥?远亲不如近邻,以后你看着那里空着,你停就行,他很少过来停车,他有车位。

车位比房子升值快,所以我更愿意投资车位,小区里只要有转让车位的,价格合适,我就会要,为什么很多人会卖车位呢?

因为,急用钱!

车位过户很简单,去物业就可以办理,一个车位10万元,他们想的也很对,租一个一年才1500元,为什么不卖了呢?

于是,卖了!

小马一家跟我父母相处得还算和谐,我爹也一直夸他们一家人品好,性格好,唯一有抱怨的地方,就是小马一家回来得很晚,而且回来还要剁肉,影响睡眠。

我说,那我跟他们提提建议?

我爹说,提什么建议,这就是人家的生意,听久了,也就习惯了。

前几天,我坐在小区门口发呆,无意看到了小马一家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后面有个透明塑料棚,卖各类炸肉、熟食,一家三口都坐在电动车的驾驶座上,的确笑得很灿烂。

这是我第一次见他们出来做生意。

原来,你们是卖这个的?

出门是单行线,应该右转,但是小马左转了,逆行北上了。

看到这一幕,我感慨万千……

人们总是富于想象,向往那种简单的小农生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

倘若我真的骑个三轮车,带着你们娘俩去摆摊,你们真的满足吗?

这真的是你们要的生活吗?
懂懂:都怪你,怪你当初撩拨我
你还能给孩子读绘本吗?你还能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吗?你知道我们摆摊要对付谁?要跟城管打游击吧?要跟同伙竞争吧?动不动还要武斗,那时你也要帮忙,我看过炸油条的打架,男的去肉搏,女的去泼油。

都活在别人的羡慕里。

只是换位思考一下,我真的愿意摆个摊,做个小生意?

貌似又不乐意。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蛮克制的人,包括去赌场,我去过N多赌场,我只是去逛逛,貌似不上瘾,也许是我不熟悉规则的缘故?而且我是赢的多,输的少。

炒股呢?

我也不是很上瘾,去年跟着安静炒涨停,多的时候一天也赚三五万,跟她,我不分钱,无非就是给200元红包,我跟着别人炒的,若是别人提供给我的信息,无论是不是蒙的,我都给1/3的佣金,例如我赚了1万,我就给3000。

我只是当个乐趣了。

炒股,我也是两条腿。

一条腿,很稳定,定投,目前依然是全胜战绩,但是定投太闷,时间太久,两年才略有起色,缺少快感。

一条腿,炒股票,刺激,赔多赚少。

通过我对安静姐的态度,我就觉得人是蛮有意思的,我赚钱了,我认为是我天分好,是我应得的,我赔钱了,我就觉得是她不行,你不是挺牛B吗?咋给我推荐了这么烂的玩意?你知道我赔了多少钱吗?然后就是一肚子牢骚发出去,甚至我们都要在微信上吵起来。

为什么?

我心疼钱了,是真的疼了。

香梨股份连续涨停,一口气到了39,接着一个大跌,安静姐是专门炒涨停的,她认为接着还会继续上涨,于是我们纷纷进入了,我进了10万。

继续跌,割不割?

安静姐说,我认为没事。

继续持有。

我不断地补,我把成本补到了32,本金已经达到50万了,又继续跌,到了20呢?我们纷纷满仓了,我还使用了配资,就是赌一把。

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我已经失去理性了。

一口气又到了18。

我心情低落到了极致,打电话把安静姐骂了一顿,你不是说没事吗?这些还不重要,为什么你自己跑了没告诉我们?你不是说带我们一起吃肉吗?咋自己跑了?

挂了电话,我又觉得可笑。

这一切不都是我自己操作的吗?我咋能把责任推卸在别人身上呢?我就是有病,定投做得好好的,为什么非来寻刺激呢?这回寻着了吧?是真刺激。

我是一切的源泉。

不该怪罪别人,我也知道为什么会去打这个电话,就是我心疼钱了,我前前后后亏损了40多万,只是几个月的时间,一支股票而已,类似的股票我还持有一支,也是安静姐推荐给我的,数据港,也是一路下跌,我也是不断地补,现在也亏掉裤子了。

只能把这一切原因归结为股灾。

晚上,给她道歉,发现已经被拉黑了,也能理解,若是有人把我骂一顿,我可能也把他拉黑了。

我还是太不成熟,太幼稚,得了便宜不感恩,赔了买卖瞎抱怨,前前后后就一句话:我这么相信你!

意思是,你欠我的。

她跟我讲过,带着懂懂炒股使她压力很大,因为懂懂是个不成熟的孩子,太容易情绪化,使她变得不再敏锐了。

前天,媳妇也跟我讨论过,问我是不是心理受什么刺激了?为什么这么容易情绪化,动不动就发脾气,离家出走。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平静的人。

胡老师跟我讲过一句话,做生意是最容易磨掉一个人的天分。

也就是失去了直觉。

老和尚带着弟子下山化缘,遇一奇人,卖菜不用秤,此人自诩“神仙一把抓”,众人围观叫好称奇。老和尚对弟子说:我买他肯定出错。弟子不信。老和尚上前对卖菜人说:我买1斤,你若抓对,我付你双倍价钱。卖菜人心中暗喜,随手抓了一把菜放在秤上,不料却出错了。

心有旁骛,你的直觉和敏锐会被破坏。

我一直在想,炒股的过程中,我是相信了自己还是相信了安静?

表面上,我是相信了安静。

其实,我是相信了自己。

安静姐曾经提出,让我拿点钱放她那里,她帮我管着,我拒绝了,因为我不相信她,我更相信自己。

我是拿她的建议当参考,综合了自己的判断,做出了决策。

不过,我输不起,一旦输了,我就成了疯狗,到处咬!

有朋友帮我媳妇炒过股,都是签定协议,保底炒,拿10万元过去,亏了是他的,赚了按照比例分,签合同,5%以下不分,越往上我们分的越少,他分的越多。

实际上?

最终亏了。

人家也把本金还给我们了。

为什么?

生意就应该有生意样,要有基本的合同,把规则、丑话都谈在前头,而不是靠自觉,包括我与腚疼他们公司合作,现在也都是规范的采购合同,一条一条的对,反复地商榷,否则最终他把货往我这里一扔,要的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规范,是保护彼此的。

是生意,哪怕是几千元的生意,也要把合同做好,为什么我们总是会成为受害者?因为我们总是太大度了,总喜欢用道德去约束对方,道德算个P?

钱,只要从口袋里拿出来,你就要意识到,可能回不来了。

就跟牛哥说的一样,只要把钱从口袋里拿出来,要确保它还能回来,至少要有三道防火墙。

当年,队友找牛哥过桥,我也拿了50万,有一点我很疑惑,就我们这么铁的哥们,还需要借条吗?还需要利息吗?

牛哥做了很详细的防火墙。

有借条,有担保人,有房产抵押,还要开上空头支票,四者缺一不可。

牛哥跟我讲:我们是在帮助别人。

有道理吗?

有!

你觉得麻烦,你可以选择不借,你觉得不麻烦,你就借。

这钱,后来是安全的。

这里面,故事越说越多,而且涉及的当事人都很敏感,我就不说了,后来我和牛哥又借过一些钱出去,也是队友关系,但是额度都不大,10万左右,都是拍着胸脯肯定没问题的,连借条都没有,后来呢?

没有后来了!

昨天,阿俊姐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对腚疼那么好?

我说,也谈不上好,我若是不管他,他肯定就走了,他走了对我是一肚子恨的,欠我的钱也不会还了,而他在这里干上一两年,至少能把我的钱还给我。

每个人来,就是为了走。

这些我都理解,否则谁又不远千里跑到我这里鞍前马后呢?

只是有人能得到想要的,有人得不到。

与天分也有关系。

我经常跟几个小伙伴说,不要轻易混互联网圈子,为什么呢?人与人之间仿佛情同手足了,无话不说,其实你压根不知道谁是谁,例如我问了腚疼一个问题:你知道炮神的真名叫什么吗?

不知道吧?

关键是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

大家彼此又没验证过身份证,没有深入交流过,你说熟悉不?非常熟悉,天天见,但是真实的身份就是彼此都是陌生的,炮神借了你10万元回老家了,你是找不到他的,对不?

基本如此。

但是,倘若你们俩相处得很好呢?可能都有把头割给对方的冲动。

炮神在场,羞涩地笑了笑:咋可能呢?不会借钱的。

我媳妇上过一段时间的心理课,是我推荐她去上的,每个月上一次,除了上课就是聚餐喝酒,他们班有一对夫妻,男的是山西的,在日照做酒店投资的,人特别好,跟我们家关系格外的好,因为我们算是住得最近的,我媳妇说那个男的有一辆法拉利,我专门问过光哥,日照谁开法拉利?光哥也没给出准确的答复。

说明人家低调,不玩圈子。

大哥人特别好,很富态,像杨澜老公,也儒雅。

大哥47岁,嫂子呢?28岁,这个咱也理解,男人有实力嘛,嫂子是日照人,他们两口子人缘特别好,公认的,嫂子跟我媳妇打电话,一打就能打几个小时,我媳妇在他们班又属于性格豪爽的,渐渐的,她们俩就成了活跃份子。

我不允许媳妇随意出门,主要是需要我在家带孩子,我嫌麻烦。

而他们两口子呢?挨着同学拜访。

偶尔,我们一家去日照,也会喊他们两口子见面,我介绍了N多当地的朋友给他们,各行各业的。

依我的直觉,我觉得大哥是有实力的。

而且我觉得蛮了解他的,内秀型的男人,平时还喜欢写写画画,关键是还有一把吉他,据说读大学时曾经组过乐队。

文艺青年。

他在日照有一家很有品位的茶馆,兼职做餐,真正的私房菜,他还喜欢收藏雕刻,不是国内的根雕之类的,主要是欧洲的一些古典木雕,其中他最得意的作品是一匹骏马,反复地问我:你觉得哪里最传神?

我猜过蹄子,耳朵……

都不对,而是马屌!

他的茶叶,多是奇茶,也就是说,不是茶的茶,例如某种植物的花蕊,要么就是芽头,全是这些玩意,跟中药铺似的,谈不上好喝,也谈不上不好喝。

但是,每个都有故事,有意思。

他喜欢结交一些文人墨客,想委托我给介绍一下赵老师,我拒绝了,因为我觉得赵老师过来喝茶会被提一些要求的,例如给题字之类的,另外我不能打扰赵老师的正常日常安排。

我给介绍了一个女作家,名气不大不小,编剧。

我媳妇平时怕我,有什么事也不敢说。

那天,我在家里写文章,我听媳妇在接电话,开头就问:你老公在家不?

意思是若是在,就先不说了,不在就说。

我就很好奇,为什么这么问?

等媳妇挂了电话,我问了问,原来是嫂子打来的,据说已经打来N次了,需要拿点钱周转,问方便不?

按理说,他们不是缺钱的人。

我问,需要多少钱?

媳妇说,10万也行,5万也行,再少点也行,就是进货周转。

我说,你自己决定吧。

后来,电话越来越频繁,几乎每天都来,话题没变过……

媳妇借没借我不知道,但是后来肯定不会借了,因为各方面的信息都汇总过来了,他们两口子到处借,而且基本上都是同学圈里借的,而且他们两口子不断地参加新课程,各类培训。

这一点,我甚是佩服,难道以此为生?

前些日子,日照那个女作家联系我,问我跟大哥还有联系吗?

我说,见的少了,主要是我生病两年了,没出门。

她问,你能找到他吗?

我说,想找,肯定能找到,一个电话就来了。

她问,你见过他的身份证吗?

我说,没有。

她说,我老公借给了他30万,说是周转一周,现在过去半年了,没还。

我问,茶馆呢?

她说,茶馆还开着,也不是说不还你钱,是暂时周转困难,打电话也接,见面也笑呵呵的,希望能宽容几天。

我问,怎么办?

她说,所以才问问你。

我说,听到这些,我很内疚,介绍你们认识。

她说,这个不怪你,钱是我们自己借的,与你无关,只是找你商量一下,看看怎么能争取让他还钱。

我说,跟你说个事,借钱给他的同学越来越多,大家慢慢都浮出水面了,但是多数都没有借条。

她问,你借了多少?

我说,我不知道我媳妇有没有借给他们。

我就挨着日照的朋友问,算是风险提示吧,问来问去,公涛损失最大,他借了60万,陆陆续续回来了30万,公涛也因此陷入了困境,原本买我的皇冠,也买不起了,我只是好奇,公涛你这么聪明的人咋也会上当呢?

看走眼了。

没有一个有借条的……

你打电话也接,见面也见,你说能咋办?而且多是外地的,折腾也白搭,只能自认倒霉,公涛这个事其实是不怪别人的,公涛最初是想拉这个大哥做投资,让大哥投资他的公司,大哥也表示了蛮大的兴趣,不过大哥貌似是想考验他,就问他借钱了,公涛肯定想好好表现。

我们站在局外,感觉这些人好傻呀?

实际上,真遇到了这么好的大哥,你都想把脑袋砍给他。

这些,我认为都还算不上什么。

他老婆的前男友,在日照港上班的,还借给了他10万元,你想想有多大的魅力?我是没见过他的法拉利,但是我坐过他的虎头奔驰,山西牌照的。

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

不了了之!

可能,我们都具有攻城拔寨的能力,但是,我们未必有守住江山的能力。

钱在我们手里,一不小心就没了。

驾驭不了。

为什么受骗的总是弱者?根本原因是什么?

是过于重感情,总希望用感情去绑架什么。

而不是重规则,有没有借条?有没有合同?合同是否合法?手续是否齐全?交了钱有没有发票?合同是否备案?

我们总认为,对方那么牛,出不了事。

咋可能呢?

我认为,超过5000元的网络交易,就需要担保,需要合同,因为背叛的成本太低太低,一拉黑,你去哪找?你会为了5000元而花费1万元的经费?

不够折腾的!

我们不遵守规则,那么就会为规则所伤害,然后我们再去挨着抱怨,我们被谁忽悠了,被谁骗了。

这些错误,几乎人人犯过。

前些日子,我考虑过开茶店,做单一品类,只做中茶,而且只做零售价300元左右的生普洱,1/3零售,1/3储存3年,1/3储存5年。

设定步伐,例如每月进5万的货。

类似定投的模式来做,稳赚不赔,因为我已经玩得轻车熟路了,其实相当于所有的茶叶都按照零售价卖掉了,只是用了五年才卖掉,零售价与批发价差多少?两三倍吧。

这东西需要稳定的现金流,而我未必能保障,那我就想众筹一家茶店,大家一起来投资,把资金放进去,而且茶叶在那里,我跑不了,茶店跑不了,最差的结果无非就是你们拿了一批中茶的存茶回去,随便找个中茶的代理都能快速变现,无妨。

我问了几个朋友

30万,入股。

大家纷纷回应,几乎没有拒绝的,而且都是愿意把钱转给我。

我突然觉得互联网挺可怕的,他们为什么如此的信任我?他们觉得懂懂不会跑的,钱少了我不跑,给我10个亿,我跑不?

我想了想,没要。

我完全可以从小做大,慢慢做起来,而且我现在拿了你的钱,看似是占了便宜,其实我是吃了亏,因为我要分给你更多,那时我就心疼了,凭什么?当年你不就给了我30万元吗?我每年都要给你分红,你早赚回去了。

同时,我却看到了“哥们”的双刃剑,当我沾上了赌博,毒品,或者走投无路了,也许我也会伸手了,而且编的理由都是富丽堂皇的。

所以,要小心“哥们”,包括我。

你拿了30万给我,也许我还真的不会还给你了,你总觉得你了解我,其实我也不了解我自己,因为人都会变的,人是环境的产物。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体,有虚有实,我不一定是我,所以,切莫对号入座



联系我时,请说在26595微商货源网看到的,谢谢!

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_作者:懂懂_微信公众二维码

简介

懂懂,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网名:懂懂 真名:董俊峰 年龄:1983年出生 地区:山东临沂人 大学:曲阜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