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95微商货源网,微商代理第一品牌!

手机端 网站地图 我要收藏

26595微商货源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懂懂> 懂懂:刚开始的善,最后都演变成了恶

懂懂:刚开始的善,最后都演变成了恶

时间:2017-04-25 来源:26595微商货源网 作者:WS 阅读:2357

晚上11点,突然发现手机不见了。打了打,还通。仔细一想,忘办公室了,可是办公室钥匙我也没带,我又急忙喊腚疼,过去帮我开门,我步行过去。拿了手机,我们俩下楼。我们这里的11点算是深夜了,路上没车没人,走到停车场的位置,突然听到了呜咽声,像有人在车里看电视,仔细一听,又仿佛是...

晚上11点,突然发现手机不见了。

打了打,还通。

仔细一想,忘办公室了,可是办公室钥匙我也没带,我又急忙喊腚疼,过去帮我开门,我步行过去。

拿了手机,我们俩下楼。

我们这里的11点算是深夜了,路上没车没人,走到停车场的位置,突然听到了呜咽声,像有人在车里看电视,仔细一听,又仿佛是女人的声音。

明白了,这是震上了?

你们这是寻刺激呀?至少要找个隐蔽点的地方吧?

我瞅了一眼,一辆皮卡,域虎,大西北的车牌,应该是来旅游的?

好了,故事开始!

次日,一大早就有人在QQ上联系我,说是来我们这里了,要拜访我,就在我们办公室楼下,问方便不?

我没回复,专心写文章。

又在微信上联系我。

我也没回。

又给我打电话,我接了,我以为是快递电话,因为我们发快递留的我电话,各地业务员有派送失败的都会联系我,所以在发货期间,全国各地的电话我都会接……

既然接了电话,咱自然要客客气气,既然来了,不能赶人家走吧?那你先去办公室吧,我中午12点到。

我顺便问了问,你咋知道我的地址的?

他说,我给XX发了两个200元的红包,他告诉我的。

XX是曾经跟着我的一个小兄弟。

挂了电话,我在推测,应该是XX给他的建议,让他直接过来就行了,懂懂这人心软,不会拒绝人,所以一定会见你的,若是不见,你就给转钱,马上就见。

微信上,给我转了2000元,我给退回了。

说是要买我时间。

中午12点,我去办公室,见到了,大哥50岁左右,领着一个少妇,这个少妇30岁左右,我调侃了一句:这是嫂子?

大哥急忙纠正:不,不,不,是助理。

我说,你们先喝会茶,我处理点业务,马上就好。

大哥双手合十:董哥,您先忙。

这女人蛮有气质的,一句话不说,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有点贵夫人的感觉,但是又感觉不像,包包是山寨的,边角都有磨损,另外用的手机不是苹果,但是手机壳是苹果的。

她不说话,但是我能读出几点信息。

第一、这女人单身。

第二、她很有故事。

第三、她没有工作。

怎么读出的?

直觉!

还有一点,就是她不知道我,应该是被莫名拽来的,至于大哥说的他们都是我的铁杆粉丝,我只能笑笑了。

我处理点业务,他们在旁边聊天。

大哥是大嗓门,我能听到他们的聊天内容,大哥在训斥小弟,训谁?训炮神与腚疼,你们俩咋这么不争气?在董哥这里竟然都赚不到钱,我打听了这么多人,大家给我的回复都是,见董哥要先找腚疼,我要是你,一个月赚不了20万才怪呢,你们俩太不争气了,你知道多少人羡慕你们吗?你们是抱着金饭碗要饭呢!

我心里,扑哧笑了。

这哥们有意思,你是陈安之的徒弟?

到了午饭时间。

问怎么吃?

我说,叫外卖吧,可以边吃边聊天。

大哥表示很诧异:来到董哥这里我才明白,成功人士为什么成功,你看,人家一点架子没有,也不摆谱,吃饭也不讲究,还如此的努力,真是让我们佩服……

腚疼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个表情,捂嘴笑的。

大哥抽雪茄,烟斗,摸出来,问问我:可以抽烟不?

我说,我们办公室有几点要求,不允许抽烟,不允许拍照,不允许录音,都是出于安全考虑的。

大哥急忙揣起来。

我问,大哥,您找我什么事?

他说,没啥事,就是仰望多年,圆梦而已,跟你说了你未必信,我上个月才去五台山烧过香,菩萨让我来的。

我说,那文殊菩萨还是蛮灵的。

他说,今天能否有时间单独聊几句?

我说,未必有时间。

我不是很喜欢单独聊天,因为单独聊天必然要配着小动作,例如往我包包里塞钱之类的,要么就是拥抱亲嘴,还有就是一些我无法满足的要求,例如父亲重病了能否借点钱,我怕我无法拒绝。

所以,我不愿意给人单独聊天的机会。

我也不想合作什么。

我说,你要是真没啥事,吃过午饭我要去修车,我车子很久没开了,打不着火了,我去换个电瓶。

他问,我能否跟着一起?

我说,不用。

我下楼后,去面馆坐了一会,会计给我发了条信息:真服你了,什么人都能吸引来……

这大哥的确有点意思,总给人说梦话的感觉,一惊一乍的,跟腚疼打起了赌,意思是一分钟能打1000字,俩人较上劲了,非让我做裁判,要拿我电脑演示。

我说,我电脑最快跑80迈,你要拿去跑F1,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不行!

现在更换汽车电池都是上门服务,我在面馆等了一会,工作人员就过来给换上了,告诉我,日系车的电瓶是需要定期加水的,你这个电瓶没加过水,所以没电了,也没法维修了,水电瓶比免维护的更环保。

我晕,我只会开车,不懂这些。

换了。

腚疼与炮神打球去了,其实目的是为了甩掉这俩人,这俩人回酒店了,我觉得这么做也不合适,无论如何人家来了,不能让人家内心生恨,不能激发一个人内心的恶。

我就给打了个电话,问在哪?

说在洗脚城。

明白了,他们晚上是在这里过夜的。

我去找他们。

在门口,我又遇到了那辆皮卡,域虎,难道是他的?这也太巧了吧?上楼找到他们,一问,果然是,那我就好奇了,你们完全可以晚上在这里啪呀?为什么非要在车上?而且要在我们办公室楼下?

这个女的虽然忧郁,但是给人感觉很正向,只是有些逆来顺受的感觉,就是生活怎么摧残我,我就怎么忍着,不吭声。

大哥去车上拿烟去了,我跟这女的聊了几句。

我就想了解他们认识多久了,什么关系。

我诈了她一句:你离婚多久了?

她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我会相面。

她说,没离婚,因为压根就没领证。

她的故事,后面再讲,防线被打开以后,我问什么她就答什么,我明显感觉到了一点,她跟大哥是刚刚认识,甚至昨天才认识的,这个大哥是做什么黑茶的,反正需要发展代理,她想赚钱,就这么认识了,大哥说要带她去见个牛人,就这么跟着来了。

我问,那皮卡是谁的?

她说,他朋友的。

我问,你们同居了?

她说,没有,没有,我们也是刚认识。

我问,有过?

她说,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等大哥上来,我们就聊了一些正事,他在搞什么XX黑茶,意思是发现了巨大的金矿,董哥你不是在做茶叶吗?若是你做这个黑茶,不得了,一方面这茶叶口感一流,一方面这个事可以不断地发展代理,你躺着就能数钱。

我说,别人跟我推销这些,我一般都会这么回复,说吧,需要我买多少钱的。

他说,我不是向你推销。

我问,一盒多少钱?

他说,2万左右,这茶叶都属于顶级茶,类似云南的古树茶,你也知道云南的古树茶有多贵。

我说,那我支持不起,每个人都有自己实力范围内的消费界限,我选茶叶的标准是200~500元,太贵了我喝不起,太便宜了我嫌不卫生,另外不是品牌我不买,送我茶叶的很多,我基本上不喝,因为茶叶是食品,很谨慎。

他拿了2000元现金给我:没给孩子带礼物,这是一点心意,帮我买点玩具啥的。

我说,不用。

我明白了,刚才他不是去拿烟,而是去取钱。

我要走了,给了一个建议,若是没有特殊需求,可以去宾馆住,不要住在这些地方,是非之地。

大哥说,我出门基本上都选洗浴中心,方便,实惠。

我说,那我就告辞了。

下了楼,我去后院取车,在后院旮旯处看到四个女人打架,三个年轻的打一个少妇,拿鞋底抽脸,啪啪啪,听口音,三个姑娘是东北的,被打的那个是河南的,应该都是在这里上班的,我旁观了一会,她们也不避讳,无所谓,大体意思我听明白了,因为排班问题,这个少妇给过其中一个姑娘几个耳光,她们是报仇来了。

女人真会折磨女人,那少妇一声不吭。

高跟鞋往肚子上猛踹……

你说在家带娃多好,非出来打工,人生地不熟的,又没人帮你,挨了顿打,我作为一个大男人,也只能旁观一下,也不能多管闲事,这些妹妹背后可都是有一群爷们的,一个电话就能把我灭了。

最后,把少妇的衣服给扒光了,把衣服扔到了泔水桶里。

那少妇看来也不是等闲之辈,背上纹了一个巨大的仕女图,纹的还真不错。

后来,我看到有人过来了,我开车走了,没有继续观战。

有时,我在想,人到底有没有底线?

就是有没有跨不过去的耻辱?

这算不算?

在咱看来,算,若是有人这么折磨了咱,咱可能拿刀砍了他们,真的吗?

其实,也不会,读书时咱又不是没被小混混折磨过,不比这折磨的狠?我们读初中时,打架不都在厕所里吗?摁到粪坑里,拿水龙头一洗,照样去上课。

人,其实是没有底线的。

可以无限地低头妥协。

例如,倘若我们失去了光明,是不是我们从此就黑暗了?也并非如此,我打球伤到眼睛以后,我就思考过这些,就是突然失明了,我能接受吗?

其实,也能接受。

不接受又能咋样呢?其实盲人也有盲人的世界,也有盲人的快乐,他们也玩微信,我读者里就有盲人,他们是用软件听的,他们也有自己的男女朋友,也语音,也暧昧,咱玩的人家都玩,包括盲人也有玩自行车的。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里,有人专门操纵小孩,把他们的眼睛给烫瞎,要么是把四肢给截断,让他们去乞讨……

这些事是不是离我们很遥远?

前面的文章里,我提到过一点,世界上最大的黑色产业链其实是人口贩卖,我们理解的人口贩卖无非就是卖给了谁当媳妇,当儿女,其实远不止这些,包括卖去从事XX行业,还有就是成为黑奴,还有就是成了活靶子,就是真的卖命了。

花几万美金就可以买个奴隶,他的生命都是你的,你可以选择怎么弄死他,是凌迟还是打死,你随意。

最近有个新闻,看了让人特别难受,《山东15年前失踪女孩疑成残疾乞讨者 走失前四肢健全》。

前臂、小腿都没了。

看看视频,多么让人痛心,她到底遭遇了什么?是麻醉后切的还是直接生生锯的?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认错了人,人家是天生的。

这个世界上有大善,也有大恶,看一点就知道了,每个地方都有杀人犯,你要这么想,连人都敢杀了,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懂懂:刚开始的善,最后都演变成了恶
旅行时,我认识了一位摩友,他从小就喜欢摩托车,跟我讲他小时候有多么调皮,读初中就开始抽烟,喝酒,跟一群坏孩子在一起,晚上喝了酒就喜欢打架,那时是真的动刀子,挑人家手脚筋,也被人砍过。

几个孩子没钱喝酒咋办?偷变电器。

先后进去三次。

我问过他,什么事使你觉醒了?

他说,我父亲有5个闺女,就我一个儿子,我父亲去世时,我还在里面,我就觉得自己太不是玩意了,父亲生个儿子就是为了养老送终,结果我也没给送上。

他现在变得很好了,一个正经的生意人,做建材生意,但是身上还是有一股江湖匪气,有女人恰恰喜欢这种匪气,当时有个女网友是河北的,俩人在一起了,他觉得这女网友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就喊了三个兄弟一起,还拍了视频,别想歪了,女网友是同意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这视频我也看过,他给我看的,后来发生了啥?他是一个很怕老婆的人,貌似山东人都怕老婆,也很爱老婆,从来没想过离婚,媳妇拿他手机玩游戏,无意翻出了这个视频,她接受不了自己的男人出轨,更接受不了出轨了还录像,更更接受不了的是竟然一群人在一起。

以为会大发雷霆。

她没有,就是哭,很安静,什么都不说,他曾经委托我帮着找心理医生去给疏通过,但是效果很一般,她曾经想过跳楼。

他跟我是这么描述的,到处找不到她了,那天是他岳母的忌日,以为去墓地了,也没找到,后来保安调监控,发现没出过家门,于是挨家挨户的找,肯定在这栋楼,在楼顶找到了,坐在那里发呆,可能有轻生的想法。

他说,那旋风刮起一些垃圾就围着她在转,仿佛是一些纸钱。

拉回来了。

后来如何?

没有后续报道了,我很少接触摩友了,渐渐疏远了,另外我玩QQ少了,主要用微信了,大家也就失去联系了。

我经常教育自己,教育身边人,包括老婆孩子,人家骂咱两句,咱听着就是了,没必要大发雷霆。

我已经N年没发过火了,前几天快递员给我打电话,说在楼下等着,我给腚疼发信息让他去拿快递,腚疼忘了去拿。

差不多半小时,快递员给我打电话,说了几句不好听的。

我接着火了,让他帮我把件退回去,我不要了,另外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他又急忙向我道歉。

我们这里快递都是不上楼的,又过了两天,有人敲门,一开是快递员,有件他直接给送过来了,什么都没说,放下就走了。

我急忙追上去,他以为我找茬,还有些胆怯。

我伸手,他握了握。

我说,兄弟,上次对不起。

他说,是我有错在先。

我说,我以为他去拿了,他当时在忙,忘记了。

他说,主要是我们送件是有时效性要求的,每天上午要送这么多,耽误不起,也希望你理解。

活在这个世界上,要提防恶,小恶,大恶。

为什么我们现在有了道义?

因为,我们能吃饱肚子了。

若是我们行走在沙漠里,你我同行,只有一个人的口粮,最终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我做过类似的民意调查,大家的答案普遍是:

要么携手想办法。

要么牺牲自己。

你真有大爱。

人在饿着肚子时,什么恶都能做出来,卖肾,买卖肾,卖人,买卖人,杀猪,杀人,甚至为了几千元就可以去替人砍人。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过去如此,今天如此,未来如此,永远都有贫困者的存在,恶就一直会存在的,我曾经跟一个朋友探讨过乞丐,就是要不要打击,要不要解救?

我在栈桥上见过更残忍的,四肢全部砍了,整个头被烫得面目全非,脖子上挂个桶。

解救了以后,谁养活这些人?

现在至少他们还是活的,是有用的,一旦没用了,也就被世界遗弃了。

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是西宁一个网友写的,是写的奴化,是一个女网友极度崇拜一个男人,愿意成为他的狗,为了让自己更像狗,去野诊所做了截肢手术,从关节处截的。

有专业术语:海豹女。

听着很遥远?

这都是真人真事,例如我写法医那篇文章提到网上很多人买割蛋蛋的手术视频,就是为了自己在家里割,没几天,新闻就出来了:17岁少年挥刀自宫。

只是为了做女人。

你看他还是蛮专业的,自己麻醉了。

应该是照视频学的?

前些日子,我跟媳妇谈了一次心,我就跟她提到了一点,生活在小地方,必须要学会修炼保护色,也就是:弱不禁风。

什么东西最容易激发恶?

嫉妒心。

为什么明星、企业家普遍需要保镖?是因为嫉妒他们的人太多了,想靠他们发财的人太多了,招摇是他们的属性,但是招摇就会带来负作用。

球儿,一个很不错的小兄弟,做了一个本地公众号,我给他提过两条建议:

第一、避免高压线,不曝光,不传谣。

第二、把赢利点放到商家上,跟他们联手搞转发、搞促销。

这小子天分很好,搞得有鼻子有眼的,一个月能赚个万儿八千的,收入不高,但是对于他而言已经够好了,毕竟只是兼职。

他同学给他打工,全权负责。

我跟他讲:你不应该全权信任她,因为她会取代你的。

球儿拍着咪咪说,咋可能呢?绝对忠诚。

如今?

他同学早就取代他了。

上次,在办公室,球儿在那里抱怨,真不是个东西,客户是我带着一个个去见的,没想到全被她吃了,不过也无所谓,他们是一类人。

我明白他的意思,是说这些客户也不是什么好鸟。

他同学是女的。

为什么会背叛?同学来帮你的初衷是真的想帮你,拿点工资也蛮开心的,但是日子久了,她感觉心理不平衡,主要是觉得这玩意太简单了,何必给你干?自己干就是了。

你问我咋知道的?

这有啥难的,从2006年就有人跟我屁股后面玩,跟着我的人,最终一定会做两件事:

第一、写文章。

第二、搞培训。

为什么要写文章?没见懂懂以前感觉写文章很难,见了以后感觉不过如此,无非就是把当天的事记录一番,这有啥难的?就如同你可以问问腚疼或炮神:董哥说的那个在皮卡上震的事是真的吗?那个大哥真的这么奇葩吗?

都是真事,而且现实中远比文章中更精彩,很多故事只是不方便写而已。

关键是每天都在上演的。

我甚至想把办公室改为话剧院了,这就是活生生的舞台。

为什么搞培训?

因为,他们知道套路了,对于自媒体而言,嫁接信任是最简单的,只要你说你有个项目可能赚到钱,那么大家就愿意参加培训、加盟、投资。

所以,大家来,一定是从崇拜开始的。

大家走呢?

一定是做完招商以后再走。

我这里就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为什么大家不断地赶来,也与此有关,前几天我还跟腚疼讲,你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就是不打招呼直接寻找,挨着球馆找我们,找到就不走了。

第一个长期待在这里的人是梁子,后来是笑笑,再后来是腚疼、炮神他们,高峰期有10个人长期定居在这里,就是在附近租了房子,办公室每天都如同话剧院一样,各类故事频繁上演。

其实,我有意无意的也会激发大家的恶。

因为,我会刺激到大家,跟董哥待在一起时间越长,越觉得他是个草包,但是又觉得不公平,为什么他可以获取如此多的崇拜?几乎每天都有女粉丝主动送上门,送花送水果,那崇拜的眼神就如同崇拜明星一般,姑娘们,醒醒吧,那就是个草包,男的来送礼的也多,几千几万几十万,都有……

那么就觉得心理不平衡。

心理不平衡的第一选择,就是从董哥这里获取关注,建立属于自己的王国。

这些,我都理解。

也是默许的。

无妨。

被人崇拜是很容易上瘾的,这东西比毒品难戒,而且你在远处是无法理解的,就如同你读到这里,你心里在想,你把自己当个啥了?这么牛B?你就使劲吹吧?每天除了吹就不会写别的了。

我写的,都是生活常态而已!

这个事,换位思考就懂了,就如同我为什么要挑战爬坡王,就是我觉得他各方面都不如我,凭什么可以获取那么多女粉丝的关注?我就是不服气。

羡慕、嫉妒、恨。

仔细想想,这五个字,太准确了。

羡慕久了,人们第一反应就是取代意识,我要取代了你,有时我回忆起这些年一路走来的这些写手,从我这里出去了不少,当一个人出去时,他第一个反对的人就是我,因为我是绕不过的山。

当然,不会明着反对。

当然,这一切是我自己造成的,我不想见人,就没人能见得着我,还是我愿意的,大家不远千里而来,来了就是为了走,这些道理我都懂,只是有些时候不忍心。

有时,我说话也不注意,总以自己的思维模式去要求别人。

昨晚,炮神过来喝茶,我问他骑车了吗?

他说,骑了,但是没戴手表,忘了记录数据。

我在想,这就如同迟到了骗老师是一个道理,你觉得我会信吗?我出去运动第一反应肯定是戴手表,而且我都是手上一块,包里一块,生怕有什么闪失,咱运动的目的就是为了晒,咋可能忘了表呢?

所以,我认为,你没骑。

我又逼问了一句:到底骑还是没骑?

他说,骑了,但是只骑了几公里。

我问,没骑的原因是什么?是不喜欢骑车?是腿疼?

他说,膝盖疼。

我说,下午你不是还去打羽毛球了吗?看你打得生龙活虎的。

他说,另外我在学习修车。

我说,这些都是借口,一旦开始前行,就没有借口,说是日复一日,就比呼吸还重要,饭都可以不吃,但是车不能不骑,因为你要成为众人的偶像,你需要的是真正的韧性,而不是应付我,应付我没意义,你又不是为我工作的。

我问了腚疼一句:作为旁观者,你觉得炮神热爱自行车吗?

腚疼说,不爱。

我问炮神,你热爱自行车吗?

炮神说,爱!

我说,我问个问题,你们都别笑,是很严肃的,炮神你还能记起你的三只狗狗叫什么吗?

腚疼在旁边哈哈笑了,你这问题太傻了,这还叫问题吗?我都能回答上来。

炮神说,东东,西西,小黄。

回答正确?

错!

那条金毛叫小金。

当我纠正时,他们俩都很惊讶,一个是好奇我咋会知道炮神会回答错,一个惊叹自己咋把狗狗的名字都叫错了?

因为,我知道你是叶公好龙!

两周前,炮神每天抱着那条小金到我们办公室。

如今?

是死是活?

不得而知。

什么东西都有市场,但是需要你有着坚忍不拔的信念,否则,最终成了笑话,关键是我担心有一天,炮神会埋怨我:狗是你让我做的,车是你让我骑的。

我?

你忘记了,我曾经建议你春节后安心待在家里,找份工作,这才是正道!

有时,我在想,那些快递员、送餐员其实都是很值得尊重的,他们至少没有到处寻找捷径,用自己的勤奋赚钱,也不需要讨好谁。

在我这里久了,就会有错误的认识,以为创业就是喝茶聊天打球健身瞎忽悠,实际上?我用功的时候,你们都是看不到的,我晚上读书,早上写作。

希望破灭,也会滋生恶。



联系我时,请说在26595微商货源网看到的,谢谢!

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_作者:懂懂_微信公众二维码

简介

懂懂,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网名:懂懂 真名:董俊峰 年龄:1983年出生 地区:山东临沂人 大学:曲阜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