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95微商货源网,微商代理第一品牌!

手机端 网站地图 我要收藏

26595微商货源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懂懂> 懂懂:遭雷霹

懂懂:遭雷霹

时间:2017-04-25 来源:26595微商货源网 作者:WS 阅读:1385

昨天,带柯南去球馆溜达了一圈。他是深圳来的,高手系列,在我们这里几乎是寻不见对手的。别人若是找他切磋一下呢?他也是全力拼杀。晚上聚餐,我跟他讲,你这个玩法不是很合适,球场虽然是个竞技平台,但是要给别人留足面子,假如我跟你打比赛,你会打我10分以内吗?他说,肯定呀,要快速...

昨天,带柯南去球馆溜达了一圈。

他是深圳来的,高手系列,在我们这里几乎是寻不见对手的。

别人若是找他切磋一下呢?

他也是全力拼杀。

晚上聚餐,我跟他讲,你这个玩法不是很合适,球场虽然是个竞技平台,但是要给别人留足面子,假如我跟你打比赛,你会打我10分以内吗?

他说,肯定呀,要快速结束,保存体力呀!

我说,在这里不行,你要让我输得恰到好处,让我有惜败的感觉,例如最终比分是21比18。

他说,那咋行。

因为,我们县城太小了,大家彼此都认识,你若是把对方打得太狼狈,面子上过不去,而且一旦下了球场,很尴尬。

我和小魏是男双组合,那时我们刚学球不久,教练让我们以赛代练,多参加各类比赛,是联赛制,我们一场都没赢过,但是每场都输得很有面子,人家会有意无意的起高球,让我们杀。

而且有保底,底线不能低于10分。

柯南觉得好笑,你们北方咋这样?

我跟他讲,这就是北方文化,儒家思想,面子大于一切,单纯从羽毛球角度而言,你的做法是对的,包括我们学球时,理论上也讲得很明白,尊重对手的第一前提就是全力以赴,但是还是要因地制宜。

球馆里也有南方人,在我们这边做生意的,打的很不错,但是没朋友,原因就在此,大家不愿意跟你玩,我们只是为了出出汗,为了聊聊天,而你呢?上去就没命地打我们,有啥意思?

我们打球,谁输谁赢都是哈哈一笑,没人较真。

人情社会,有好有坏。

好处就是随处有弹性,例如买个皮卡,国四标准,按道理来讲不能上牌,但是只要稍微用点心,认识谁的姐夫或者小舅子,转来转去,喊着吃个饭,捏个脚,OK了。

柯南听我一分析,突然觉得蛮内疚的,意思是跟我打球时没给我留面子。

我说,无妨,我是理解的,而且我对人情有着天生的恐惧,越是粉饰的,越是危险的,我更喜欢摆在台面上的游戏。

柯南问,那人情社会又有什么坏处呢?

我说,我们很容易被暗伤,谁出头,谁倒霉,年轻的时候,年少轻狂嘛,我属于比较嚣张类型的,又比较喜欢玩车,自行车、摩托车、汽车,都玩,而且都是那种很个性的车子,有意无意就伤害到了别人。

什么叫伤害?

你可能没骂人,没打人,但是就惹人不开心了,因为你刺激到别人了,那么别人就会给你贴很多标签。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跟我们一起学球的妹妹,深圳回来的,自己买了套房子,给父母买了套房子,自己买了辆宝马120,这些需要多少钱?因为房子有贷款,50万就花不了,对于一个30多岁的女人而言,在深圳打拼了接近10年,有50万很难理解吗?

给她贴了各种标签,鸡?小三?

她是做平面设计的,原本想回来创业,我跟她讲,能离这里多远,就走多远,千万别回来,这就是一群落后的思想。

在小地方,一定要小心翼翼地活着,不能出头,不能嚣张。

不吃亏,不领悟。

2011年,我在农村,当时做淘宝,卖地瓜干,这是我得天独厚的优势,我们这边是外贸代工地,货源基本上是封闭的,垄断的,而我能拿到,当时我做的也还不错,邻县做了一个电商创业园,这个概念在我们这里还属于蛮新颖的,园区领导通过一个读者关系,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入驻,咱肯定推辞,因为咱觉得自己规模太小了,给朋友丢脸。

政策主要有二:

第一、补贴,发快递有补贴,税收有补贴。

第二、免费提供办公室。

那就去吧。

进去以后才发现,我们属于做得比较好的,我们家日常一天能发200单左右,做活动能发1000单以上,当时创业园拍宣传片都是在我们那里取景的。

创业园领导对我们也蛮重视的,请吃饭,谈分享,还想把我们推荐到县里,想给我们搞个头衔啥的,争取点扶持资金。

咱也蛮热衷于这些的,平时咱没觉得那些领导官有多大,但是当咱真的能接触到时,又觉得他们蛮有气场的,要是把咱在他们面前的表现拍下来,演奴才都能免试进中戏。

当时,于冲发现了一个很好玩的游戏,就是聚划算捡漏,专门找那些便宜的坑位上,我们的优势是刷成交量,那时我们主要玩的就是聚划算,然后再积累回头客。

于冲就建议我多玩几个分类,例如核桃、大枣都可以上,主打山东特产就可以了,创业园的领导也找我们谈话,意思是希望我们能成为创业园的招牌,并且给出了更实惠的补贴政策,别家是每发一单补贴1元,我们家是补贴2元,我们发全国通货是5块钱,相当于我们每单只需要3元的快递费。

那就上吧。

这期间,有个部门领导多次找到我,他很年轻,77年的,已经是副科了,对电商非常痴迷,自己私下里也做一些小项目,但是不赚钱,他的意思是可以合作,他有农产品资源,资源有二:

第一、他是做食品监管领域的,在这个领域有着非常雄厚的人脉资源,他的同学遍布山东,基本上都是同行。

第二、他可以为我申请无息贷款,额度不小。

平时一起吃吃喝喝,相处的也不错,他就是想做淘宝,那我就鼓励他做农产品呀,跟我们也没有竞争,淘宝那么大,又不是只有我们一家,何况我们又不是针对本地群体,你做就是了,我们还能分享一些经验给你。

他真做了一个。

没做起来,因为这玩意其实专业性是非常强的,看似他很痴迷,但是属于局外人士,想钻研进来,没有三五年是不能入门的,人们都低估了电商的专业门槛,虽然我也不懂,但是我有铁杆读者支持,卖什么都不费劲。

另外,他不舍得花钱,花钱请人装修,花钱推广。

他折腾了半年多,偃旗息鼓了,而我们做得越来越出色,而且我做了一件很嚣张的事,一次聚划算买了一辆车。

他提出了入股。

我拒绝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就是小生意……

过了有一个月,就是临近双11,一群人过来把我们查了,问哪个部门的?现在人都怕得罪人,喜欢使用统一的托词:联合执法。

把东西都给拉走了,散货、真空包装袋、打包机、电子秤。

我们销售的属于食品,没有食品流通许可证,有些还需要QS,我们也没有,关键是我们的广告位已经拍了。

前前后后,我损失了接近30万。

一下子老实了。

我躺在床上,两天没吃东西,一口都吃不下,越想越恶心,我想来想去,就是他搞的我,更傻的是,我被查后,还第一时间打电话向他求救。

我还是太年轻,社会阅历太浅,太想出人投地,太想表现自己,明明一年只能赚30万,总想装出来一年能赚300万,而且仿佛赚钱很轻松,玩着就能赚了。

而公务员呢?虽然他是个副科,貌似也有些权力,但是每年也就是5万元左右的收入,他多次谈到自己的梦想,就是每年可以收入10万元,而我总以朋友的口吻告诉他,10万元?太简单了。

我有意无意刺激到他了。

还有,就是我太嚣张了。

受伤了,我又回农村了,回家反思去了,我怎么去的,怎么回的,算着赚了不少,最终剩在手里的就是几万块钱,广告投入巨大,还有就是罚款与没收,另外胆子太小,被这些联合执法的吓唬着了,总以为自己惹火上身了,急忙想扑灭,四处求人,花钱买平安,乱磕头,乱烧香了。

我只学会了嚣张,没学会隐藏。

后来,我们这边也搞电商创业园,别说免费租用办公室了,就是把办公室产权送给我,我也不要了,说白了,我们这些毛头小子,搞搞互联网,写写文章都还行,你说去玩人情?我们弱爆了。

当时,腚疼入驻了。

我跟腚疼说,我可以跟你打个赌,谁在创业园里成为头号种子,谁会被和谐,你信不信?

他不信。

事实证明,他输了,因为你优秀了,盯着你的人就多了,想让你分点羹出来的大哥们就多了,你想吃独食?

咋可能呢?!
懂懂:遭雷霹
这就如同牛哥给我出的主意是一样的,牛哥让我仔细观察读者里比较年轻的,例如90后群体,看看他们什么人比较有潜力,做的项目比较有前途,那就提出入股,哇,懂懂要入股我,那还了得,白送股份都行。

其实呢?

我把你的生意捣鼓捣鼓就捣鼓成我的了。

关键是,是你自愿的。

从上而下,就是碾压,就跟有人写的一样,哪怕到了马云、赵薇、王菲这个层次,还有王林与李一道长等着他们呢!

修炼嚣张很容易,因为这是人之天性,每个人都渴望站在舞台中央,接受万人膜拜,修炼低调很难,因为这是反人性的。

那年春节,四哥问我买个小米手机如何?

我推荐他,苹果,不二选择。

他说,太高调。

我笑了,哈哈的,什么年代了,用个苹果手机还高调?

这两年,我觉得他买小米是对的,若是买苹果才是错的,因为高调与低调是要根据具体环境来区分的,他平时在工地工作,例如我们这里大家都用60元一筒的羽毛球,而你偏偏用120元一筒的,你说的也对,我觉得好球飞行更稳定,对不起,在大家眼里,你就是烧包。

而在深圳呢?

大家普遍打这个级别的羽毛球。

在小地方,你要努力做一个看起来不赚钱的人,你要学会隐藏,把自己的与众不同藏好,努力做到跟大家一样平凡,否则?你早晚会被扼杀掉的。

要么,你去大城市。

我跟天成也这么讲过,你这么年轻,学历这么高,为什么非蹲在本地呢?搞个公众号又有什么意义呢?趁自己年轻,去大都市转一圈,哪怕最终回来了,也至少没有遗憾,在这个小地方,你不能太出色。

刘邦不是说过这么一句话嘛:今日我浅水困蛟龙,他日蛟龙入海,必定风起云涌。

前几年,我读过南怀瑾选集,里面有一句话,就是不要迷信名人讲堂,里面用了一句话,比较文雅,我给通俗翻译一下就是:自古名人多草包。

就是说,出名的那些人,未必就是真正的高人。

特指,文化领域。

对此,我表示不解,若是没有本事咋可能出名呢?既然你有本事,你为什么不输出呢?

后来,我看到了孔庆东写的一首诗,大体意思是,我肚子里有千万首诗,我又何必写出来呢?我默念给自己听行不?就不给你看,就不给你听,急死你!

每年,小地方都搞纳税排行榜,也可以理解为富豪排行榜,我问了一个业内资深人士,我问了他一个问题,本地有没有不出名的真正的大富豪?

有!

难道富豪榜也是山寨的?

从全球角度而言,富豪排行榜可能是准确的,但是越小的地方,越不准,因为有很多蛟龙就藏在浅水里,只是他盘着身子,不被发现而已,2015年我做过一段时间的日本地产,就是中介大家过去买房,我们本地有个姐姐,做外贸的,她一次性买了十套公寓,接近3000万,无贷款,全程是我帮着一起跑的手续,这都是我亲眼所见,为什么我觉得如此意外呢?因为她看起来压根不像有钱人,一个女人开了辆PASSAT,还是最古老版的1.8T的那个。

大家看《西游记》,貌似最喜欢孙悟空,看他多么嚣张,谁都不服,其实孙悟空才是个大傻瓜,他真的牛B吗?大闹天宫?怎么闹了?无非就是偷了几个蟠桃,口出狂言喊了玉帝老儿而已,还闹了啥?

结果呢?

再牛B,也没蹦达出如来的手掌心。

他遭受的惩罚是被压在五行山下500年,孙悟空是不愿意去取经的,整个取经队伍里,唯一必须去取经的是唐僧,其实唐僧也是被皇帝派去的,三个徒弟都是为了赎罪,不得不去。

那段时间,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如何跟老大合作,一个人既然准备跟老大合作,就要时刻准备牺牲自己,若是你想算计老大?那是你太高看自己了,因为他能当你的大哥,就把你看得清清楚楚,你以为你很狡猾,其实你还嫩着呢,跟着大哥就一个原则:不为钱,只求学活。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蝉禅,你看他进入一个领域为什么发展的那么快?他永远都只跟老大们在一起玩,而且目标明确,就俩字:学活。

学活不仅仅是要牺牲利润的,还有就是自己要扮演的是差使,老大需要咱做啥,咱就去做啥,并且学活是需要付出学费的,哪有白学的?老大带谁不行,为什么非带你?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你:好用!

就怕我这个类型的,总觉得自己是老大,在人家的地盘了,还不能屈身当小弟,结果被办了,老实了吧?

孙悟空当年跟玉皇大帝说了一句: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

你这不是找死吗?

你算个鸟?

类似的经历,我经历了三次,一次比一次深刻,以前总觉得自己足够聪明了,其实年龄造就的阅历优势,是聪明所无法理解的,大哥想给小弟设个套,小弟一边钻着一边要磕头感谢:谢谢大哥给我提供的机会。

柯南过来找我商量做茶叶,如何众筹做茶,我提出了三点看法:

第一、必须要找品牌工厂合作。

第二、若是有机会,最好能跟品牌商合作,例如中茶、大益,就是让他们帮我们出一批众筹纪念款。

第三、带着大家去云南旅游一圈,参观茶叶制作的全过程,并且选出几个代表人物,全程监制,财务第三方监管。

就是说,我这个茶叶是有正规出厂证明的,有QS的,可以流通到市场上去的,而且原料没问题,工艺没问题,并且由一群人来集体背书的。

食品类的东西,我是真怕了,特别是散茶类的,可能我还没开始卖,就有人过来查了,你想想每天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有人都能从我拍摄落日的角度挨着一楼一楼的对比,找到了我办公室,我完全就是活在玻璃瓶子里的人,所以这些需要我反复澄清的东西,我都没兴趣做了。

你问我看好茶叶众筹市场吗?

非常看好!

而且,我觉得众筹本身销量大小无所谓,其实众筹的本质是找了一群陌生人来做监督员,起到了背书作用,一款茶可能众筹本身只能消化1吨,但是众筹完了以后呢?却可以消化七八吨,吕建锋就是这么做的,前些日子我还联系他,想把他众筹剩余的茶叶都买下来。

众筹最重要的是背书,是品质保证。

单纯从茶叶众筹角度而言,我觉得吕建锋做的很不错了,他还专门注册了一个商标,就是为众筹而生的,叫:后月。

有兴趣的可以搜索一下:后月众筹。

无论包装设计还是众筹文案,我觉得都能打到80分,很不错,我跟柯南讲,若是你能做到这个水准,剩余的事我来做,推广是我擅长的,但是我就怕我推广了,而你做不到这个水平,对于茶叶水平我对你没有怀疑,但是包装设计包括文案都是很重要的环节,甚至是最重要的。

众筹茶叶是可以反复做的,每年可以做四次。

越做越好。

因为,回头率越来越高。

要想把茶叶众筹玩好,必须要打通三个环节:

第一、茶叶收集、加工、制作。

第二、文案、包装。

第三、推广。

三者的重要性是层层递进的,能把茶叶搞好的人很多,能把文案写好的人也很多,但是能把业务推广出去的人很少,所以你要不断地联合自媒体人去做。

柯南问我:你如何看待电商未来的趋势?

我说,由流量为王、概念为王转向产品为王,没有好产品,迟早被淘汰,一定要梳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你要想想,你真正的竞争力是做一款茶叶还是?我觉得你的优势是你的品鉴力,有点类似汽车点评人,而不是你自己去做一款汽车品牌。

当年,站长圈里有个红人,叫袁红,是云南糖网的CEO,云南糖网是国内最大的糖类门户网站,高峰期是云南流量最高的网站,一个人在一个领域混的太好,那么就容易错失机会,在2010年以前,整个互联网是站长的天下,哪来的什么电商群体,大家是瞧不上做电商的,谁若说自己是做淘宝的,会被嘲笑的。

也正是为此,自己错失了电商机会。

他们的思维依然是网站思维,你看吕建锋想做电商,他第一选择不是去淘宝开店,而是自己开了一家商城卖普洱茶,你这不是故意找别扭吗?

他的说法也有道理,就是独立出去一个小王国,让茶友们有归属感,同时可以避开价格战。

当时,我总觉得他的这个创业思路很悬乎,大家购物习惯是很难改变的,你咋强制大家去网站上购物呢?人家1号店都入驻天猫了,你还逆行?

他的意思是慢慢沉淀,不急。

袁红当时也是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要么进军淘宝,凭自己在糖业的人脉资源,找人代工各类红糖产品是没问题的,但是他说自己不想这么做,我问为什么?

他说,哪怕找到最专业的代工工厂,也生产不出符合自己标准的红糖。

实际上,我们平时喝的红糖不是真正的红糖,而是红色的冰糖,真正的红糖的甜度并不是特别高,我们去他们那里时,他们都充红糖给我们当茶喝,真是小时候的味道,特别特别特别好喝,无法描述。

他带着钱去临沧建厂创业去了。

这几天,因为柯南来,我又联系了云南的这群朋友,问了问做的如何,普遍是喜讯,打球休息期间,我跟柯南讲,他们俩我都特别的佩服,是发自内心的佩服,当大家都在一窝蜂求快的时候,他们选择了退一步,求慢。

我看了看他们俩的天猫店,销量都上来了,很稳定,很欣慰。

上天不辜负有耐心的创业者。

人,普遍缺乏安全感,特别是没有自己拳头产品时,上周,认识了一个小伙子,东莞的,以前是在泰国代购的,主要做枕头,他发现很多人代购乳胶床垫,还有人问他能不能买到泰国的普通床垫,例如美国的席梦思,很多人以为席梦思是个床垫分类,其实这是世界上床垫最牛B的品牌,英文名字:SIMMONS。

这小伙子现在主要做什么?

美国代购,而且只做床垫,怎么做?给你一个美国的床垫商城网址(us-mattress),你自己上去选,选尺寸,选款式,选价格,选软硬,然后他帮你买回来,帮你报关,帮你快递,费用由三部分组成:售价+30%的关税+约1500元的运费。

主要针对中高端客户,他就建议你跟慕思比,你去专卖店看,然后拿到参数以后,到美国的床垫网站上对比着来选……

现在每个月进三个柜,一个柜是30张床垫,这里面利润还是蛮可观的,因为他可以使用打折券之类的,一张床垫有2000元左右的利润,他认为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做?

我研究了半天,我觉得存在三大难题:

第一、型号跟国内的床不匹配,当然老外卖床垫是连床一起卖,但是只有床托,没有靠背。

第二、软硬度无法直观感受,容易买软了或者买硬了。

第三、多数人的英文水平还达不到能自主购物的能力。

若是想做,应该这么做:

第一、选择一款相对比较平民的,售价在1万元左右的。

第二、软硬度适中的,不软不硬的。

第三、先进口过来,再卖。

第四、不如换个角度去做,例如做枕头,但是枕头又存在巨大的竞争。

他做的我觉得太杂了,什么品牌的都做,只要是网站上有的,你都可以下单,他来帮你买过来。

事是好事,只是过于消耗精力,我也认可这个市场,这是第二个跟我谈类似业务的,上次还来了姐妹俩,也是广东的,广东人咋这么擅长做生意?

姐妹俩是做Bernardaud代购的,这是顶级的瓷器,对于巴黎,我认为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法国瓷器,太美了,中国虽然是瓷器之都,但是从精美度而言,从品牌奢华度而言,还是差了一些。

记得我写过《兄弟连》的一个情节不?大家攻到了希特勒的老巢,把餐具都给带走了,回家当结婚礼物去了。

姐妹俩,一年光做代购3000多万,她们只做这个品牌,别的什么都不做,这个数额也不是特别大,淘宝上很多做Bernardaud代购的,一个盘2000多,你要买上七八个,就是一两万。

但是这个业务咱做不了,因为找不到这样的客户,柯南想做,他想在一些珠宝展的展厅里做个柜台,摆放Bernardaud。

上面我说的这三个人跟柯南关系都很好,因为柯南的主业就是做全球物流的,帮他们进货,我求证他们说的话水分有多大,就是通过柯南求证的,因为他有报关单,有详细的明细。

柯南这次来,也是想商量这两个业务怎么做?

我的观点是,床垫可以延伸成枕头,瓷器可以延伸成马克杯,只引进纪念款的,不怕放,不怕存,例如芬兰Arabia出过一款纪念款的马克杯,过去卖500元,现在卖3000元,杯子发烧友是非常多的,而且我特别擅长卖杯子,怎么卖?

就是每一款杯子,都错过他的上架期。

例如今年推出的纪念杯,我明年才上架,但是不做主题杯,什么叫主题杯?例如北京奥运会,这就叫主题杯。

一旦错过他的上架期,就成了绝版。

这些东西,可以玩玩,但是不能当主业,毕竟术业有专攻!



联系我时,请说在26595微商货源网看到的,谢谢!

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_作者:懂懂_微信公众二维码

简介

懂懂,中国自媒体阅读收费第一人。网名:懂懂 真名:董俊峰 年龄:1983年出生 地区:山东临沂人 大学:曲阜师范大学